一位求索人生真諦的北京畫家(圖)

責任編輯:王一泓

一位求索人生真諦的北京畫家(圖)北京畫家秦尉(明慧網)

秦尉的律師說:他是一個簡單純淨的人,是一位阻擋社會道德淪喪的螳臂擋車者。

端午節前,秦尉的家人向法官郵寄信件,講述秦尉求索真理的歷程。請法官明辨是非曲直,釋放秦尉。

北京海淀區的法輪功學員秦尉,一九六一年出生,畢業於中央工藝美院。對藝術有著骨子裡的追求和熱愛,在美院讀書時,他如饑似渴地吸收人類的藝術養分,經常早上三點起床,坐到學校食堂門口路燈下看書,冬天感覺不到寒冷,夏天忘記蚊蟲的叮咬……因為生於一九六一年,剛懂事的年代裡趕上文革,文化被打砸搶一片荒漠,根本沒有書可看,他的藝術心田裡乾涸枯萎,一旦走進藝術殿堂,就如被清泉灌溉著,怎能不如饑似渴!這期間,他除了鑑賞到古今中外的藝術作品外,還閱讀了大量哲學著作,他的思想迅速地成長起來。

大學畢業後,他被輕工業出版社要走,因為他的專業是室內設計,單位希望他能夠引進編輯一些國外的專業圖書。單位待遇很好,幾乎每天都發福利。單位承諾給他破例分房子、送他去日本學習等等,一般人就會很滿足了。可是秦尉考進美院只是為了走上藝術之路,他要畫畫,他生命中已經蘊蓄了二十幾年的藝術能量要噴發。他沒有按部就班去上班,而是花大量時間在家裡畫畫。為能有更多時間創作畫作,一年多以後,他自己調到八一中學當了美術教師,因為當老師有寒暑假,可以擁有更多自己的時間畫畫。

除了上課,秦尉幾乎所有的時間都在畫畫,有時週末早晨走進畫室,第二天早上才出來,出來之前,卻經常把所畫的不甚滿意的畫作毀掉。他處於一種忘我的創作狀態之中。

秦尉的作品有很強烈的視覺衝擊力,有一位老師去找秦尉,剛剛打開畫室門,被迎面畫作震得大叫一聲轉身就跑!

這時的秦尉正準備去德國辦畫展,他已經創作了一百多幅大型油畫,被畫界同仁們所肯定,說:一旦拿到國際上應該會引起震動。當時有個朋友拿來幾幅作品說在秦尉的畫展旁邊搭車參展,而如今,這個朋友早已是千萬身家了。

就在秦尉參展前夕,他得遇法輪大法。一口氣讀完《轉法輪》,頓覺沐浴在聖潔的法光之中、全身心得到清洗淨化,如重生一般,他明白了人生的全部意義。他就這樣得到了人所能想像到和想像不到的最最美妙的生命大禮。人世間沒有任何東西可與之相比了!這就是傳說中的「朝聞道,夕死可矣」吧!

伴隨著的是他精神境界的迅速昇華,他從新審視那些如數家珍的古今中外藝術作品,對其藝術價值一目了然,有了更深刻的認知。再回頭看自己的作品,發現雖然表面看起來很精采,但用昇華上來的道德水準衡量卻全部黯然失色,並不能帶給人類精神以崇高的正的能量和啟迪。於是,毫不猶豫地取消畫展並全部付之一炬。

秦尉開始了通往宇宙真理的修煉之路。這條道路充滿艱辛和苦難,秦尉為了維護信仰自由的權利、為了把自己感受到的這份無與倫比的美好傳遞給世人、為了同胞們不被鋪天蓋地的謊言欺騙,他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不倦地講述著法輪功真相

他被一次次迫害,依然矢志不渝。先後八次被非法綁架、勞教、判刑,在監獄裡十多年,因為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受盡非人的折磨和酷刑。

他曾經被綁在床板上被六根高壓電棍同時電擊得窒息,曾經三十天不讓睡覺最後出現幻覺,曾經五個月裡每天夜裡剛睡著就被警察以一種尖利噪音反覆吵醒刺激神經,心臟很快出現早搏、房顫,被折磨得面容蒼老憔悴,曾經長期被關黑屋坐小板凳、曾經被強制在酷暑烈日下做奴工,每天只給一杯水喝……

然而他已經知道了宇宙真理,他怎能違心地欺騙自己和世人呢?他明明知道法輪大法是來救度世人、用真、善、忍來挽救敗壞了的人類道德的,怎麼能允許被造謠、栽贓、污衊而不管呢?他作為大法弟子不去把真相講給世人,誰去講呢?

特別是當他明白善惡有報、物極必反的天理之後,更為那些被江澤民欺騙綁架、被動參與迫害修煉者的公檢法司人員憂心,他不能沉浸於個人修煉圓滿的小我之中,內心的慈悲善良和責任感讓他不能眼看著這些生命自己毀滅自己而不去勸阻,這就是他一次次講真相、一次次被綁架迫害而仍然無怨無恨的真正原因。當今中國社會大面積的道德淪喪、貪官遍地、空氣污染、水土毒變,如果不是在高德大法中修煉明曉了人生的真諦以及世人敗壞後的危機,有誰會捨棄自己的一切,不顧自己的身家性命持續十八年之久去苦口婆心勸善那些污衊自己、迫害自己的人呢?

秦尉因為被迫害判刑,早已失去工作,是沒有任何收入的「五無」人員,他靠教孩子繪畫維持生計。即使這樣,他堅持最低收費,每小時只收五十元人民幣。每次上課二小時,孩子們不願走,經常多上一個小時,可秦尉只收二小時的錢,從不多收一分錢。有一次家長看到孩子的進步非常感激秦尉,過年給他帶來一些水果,秦尉再三推辭不行,就堅決不收當天的學費,家長是又心疼又感動,以後再也不敢送禮物了。

修煉前秦尉只把當美術教師作為謀生手段,主要精力放在自己的畫畫上;修煉後,他盡心盡力教好學生,無私地把自己的全部領悟傳授給孩子,用自己的深厚藝術造詣和智慧點撥他們,使不少孩子順利考進目標院校,走上藝術之路。對那些家長期望值很高卻缺少繪畫天分的孩子,幾次課後,秦尉往往委婉勸阻家長幫助孩子選擇其它的興趣,不再約課了。就是這樣,即便是在生活很困難的情況下,秦尉也不會違背良心掙錢。

有時一個習作需要畫好幾個小時,他就把要點都講清楚讓孩子回家去畫,不占用上課時間也就不用付費了。

這就是法輪大法修煉者的胸懷和境界。歷史上的耶穌自己被釘在十字架上而為世人解脫苦難,釋迦牟尼放棄王位去苦修證得度人佛法,作為同時代的人,難道不應該明辨真正的善惡嗎?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秦尉只是把一本《九評共產黨》贈送給路人又被一審冤判二年半,已經被非法關押一年多了。

我們相信明白真相後的世人會站在法律公正和道德良知的一邊,行使法律抑惡揚善的天職,糾正對秦尉的冤判,讓他早日回家團聚。秦尉八十四歲的病弱老母望眼欲穿,妻兒親朋翹首以盼。

我們相信通過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十八年的講清真相,這個迫害善良好人、欺騙毒害世人的噩夢終將結束,中國的法治建設也會在越來越多堅守良知的司法人努力下逐步健全,恢復法律應有的莊嚴與正義。#

 

(文章來源:明慧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