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預言大揭秘(圖)

責任編輯:王一泓

中外預言大揭秘(圖揭秘歷史上中外預言的終極使命(大紀元圖片)

一、歷史大戲正在上演最後一幕? 

熟悉預言的人都知道,當今人類社會正處在一個極其特殊的歷史階段,會有涉及全人類的大事發生。但很多人受先天觀念的阻礙,抱著一種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的想法,反正天塌下來大家頂著。不會隻死我一個。可是事情並不是這樣,在這看似平常無奇,循規蹈矩的生活中,其實已經暗暗的湧動著天象變化帶來的世間大變動。有人一隻腳踏進了懸崖,走在毀滅的邊沿而不自知;最可憐的人是無畏的人,他 ​​們天不怕地不怕,無所畏懼,什麼都不信,什麼都敢干,這才是最可憐的生命,他們的生命是沒有未來、沒有希望的。

你知道嗎?五千年神州歷史似乎隱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從周朝的《乾坤萬年歌》,漢朝的《馬前課》,唐朝的《推背圖》,宋朝的《梅花詩》,再到明朝的《燒餅歌》,每一個漢人統治的長治久安的朝代都會給我們留下一個準確而係統的預言。更為神秘的是,從周朝的薑子牙,漢朝的張良,唐朝的徐茂公、李靖,宋朝的苗光義,再到明朝的劉伯溫,每一個開國真命天子的身邊謀臣又都是道士!

你知道嗎?世界上所有的文明古國如埃及、巴比倫都淹沒在沙漠中了。現在的埃及人跟古埃及人不是一回事兒了,現在的伊拉克人也不是古巴比倫文明的繼承人。希臘文明被羅馬繼承了一部分,後來又隨著日爾曼的入侵而毀掉,古印度的文化被雅利安人掃滅,輝煌的瑪雅文化也被西班牙人付之一炬,唯一沒有中斷地記載並傳承下來的古文明就是中國的文明!

你知道嗎?世界上每一個民族的歷史都是以神話開始的。古希臘、古印度、古巴比倫都是這樣。世界上無論有多少民族,在歷史的開篇處都有著驚人的巧合。第一個相同之處就是泥土造人的傳說,(參考《泥土造人,全人類的共同傳說》)第二個相同之處是保留著對一場大洪水的記憶。(參考《大洪水,254個民族的共同傳說》)第三個相同之處是都在等待著神的歸來——從東方佛經中記載的彌勒佛再來,到西方《聖經》中預言的上帝來進行末日審判;從非洲的埃及法老等待神回來喚醒他們,到南美瑪雅人對宇宙更新期的計算,人們都在等待著一場必將發生的歷史大事。這種一致性引人深思。“先知走了。先知還會回來。”蒼茫大 ​​地上,凡是留下輝煌文明的古老民族似乎都講述著這樣類似的傳說!

你知道嗎?除了《瑪雅預言》,包括霍比人的神話、阿茲特克人的著作、埃及象形文字、羅馬神使、塞內卡族長、切羅基族部落的大薩滿等等都預言到今天將發生大事。更令人驚奇的是,西方的《聖經啟示錄》、《聖經後典》和法國預言家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韓國的《格庵遺錄》、中國周朝的《乾坤萬年歌》、漢朝的《馬前課》、唐朝的《推背圖》、宋朝邵雍的《梅花詩》、明朝的《燒餅歌》、《天地數》、《金陵塔碑文》 、隋唐的《黃檗禪師詩》、《步虛大師預言詩》以及佛教諸多經典等等對未來的預言,都指向今天,而且,所有預言預言到此都嘎然而止……

你知道嗎?中國自古被稱為神州。中國古代有很多大藝術家、思想家、文學家、科學家,都是大德之士,他們的智慧及發明創造多不是從前人積累的知識學來的,也不是在名利的驅使下奮鬥而得到的,而是在修煉中得來的。如黃帝時代的岐伯、商朝的伊尹、周文王時的薑子牙,漢武帝時的東方朔,三國時的諸葛亮,唐朝的李淳風,明朝的劉伯溫……他們都是道家修煉人,留下不少對後世幾千年的準確預言;我們對李白、白居易、陶淵明、孟浩然、柳宗元、賀知章、王勃、王維、劉禹錫等等文學作品耳熟能詳,然而人們鮮少知道,這些流芳百世的千古佳作,原來均出於修煉人之手;大科學家如東漢的張衡,南北朝的祖沖之,宋朝的沉括,元朝的郭守敬,唐朝的僧一行,中國近代科學先驅徐光啟……他們幾乎都是修煉人;再有,像古時的大醫學家,比如孫思邈、華佗、扁鵲、李時珍……他們都是修煉人。人們覺的他們治病的方法很獨特,一眼就能看到人生病的根本原因,而且運用的藥方,完全不同於常理,藥到病除。《史記》裡記載扁鵲擁有透視眼,能隔牆看物,透視人體;華佗一眼透視曹操腦袋腫瘤所在;而孫思邈本身就是修煉得道的人,擅長天象曆法,攝生養生之術;史書記載,李時珍每天晚上打坐修煉,並以神仙自命……

我們不禁要問:為什麼唯一沒有中斷地記載並傳承下來的只有中國古文明?為什麼中國被稱為“神州”?為什麼中國叫“中”國?為什麼說“大戲五千載,中原是戲台”?為何人類幾千年的歷史早就被先知們預言到了而且幾乎毫無偏離?為什麼各個預言都提示到今天的東方會出現聖人?大雄師尊釋迦牟尼佛遠在古印度傳法,為何說“人身難得,中土難生,佛法難聞”?這句話的真正含義是什麼?為什麼聖經裡還提到萬王之王、萬主之主彌撒亞的降臨,末日大審判?為何佛經中預言著彌勒佛會再來人間?耶穌、釋迦牟尼、老子這些大聖大覺降臨人間 ​​難道是為了一個共同的終極目的?

中國啊,這片被稱為“神州”的神秘土地,難道真是神選中的土地,以那一個個精心策劃的預言為藍本,在這“世界的中央之國”上演了三千多年藍天為幕,黃土為台的歷史劇嗎?他難道僅僅是為了教導我們“紛紛世事無窮盡,天數茫茫不可逃”,還是警示我們神以他無邊的法力智慧操縱著歷史前行的每一個腳步,告訴我們整個人類的歷史是神有目的而導演的一場恢弘大戲?

二、歷史是神導演的一場大戲 

“歷史是一台大戲”。在人世間這個舞台上,大戲一幕接一幕地按照劇本上演,有條不紊。

宇宙在那漫長的歲月中,層層疊疊縱向和橫向空間的無數的生命,經歷了成、住、壞、滅的過程,走到今天。在遠古時代,人神共存,在神的引領下,人們直接奔人體、生命和宇宙去研究探索,留下了太極、河圖、洛書、周易、八卦、中醫、漢字和預言等輝煌的成就。歷史上慈悲世人的神佛,下到人間救度眾生,留下了許許多多神蹟,演繹了無數可歌可泣的悲壯故事。他們共同締造了獨具東方神秘色彩的中華神傳文化或曰半神文化。正是這種獨特的文化內涵,在斗轉星移、滄海桑田的一場場以天作幕地作台的人類文明興衰的歷史大戲中,讓東方的華夏古文明奇蹟般地一脈相承,延綿不絕。

對於自古流傳下來的神話傳說,大陸權貴謊稱是古人愚昧落後的表現,但“愚昧落後”的古人創造的河圖、洛書、周易、八卦等等,卻吸引了全世界人的目光,自詡多麼發達科學高明的今人卻至今未能參透其中的玄機與奧妙!

隨著歷史的推移,許多預言在不知不覺的應驗著,有許多預言因為作者表達得很隱晦,有些預言似乎不那麼準,所以有些人也就不是那麼很在乎了,而有些人根本就相信這些事情。

對於現在的人們,長期接受現代實證科學的教育,根本就不能理解為什麼會有預言?沒有發生的事情怎麼會存在?現代的科學中的預測學可以預測一定時間或者範圍之內的事情,但也只是我們這個空間之內的規律所推斷出來的結果。而對於人生的過程,人類社會的發展或者災難這種不確定的物質變化,似乎沒有規律可循,不說預言,連預測都是很難的事情。而預言卻能從古到今把人類社會的各種大的變化說的清清楚楚,似乎就在作者的眼前發生一樣,這是為什麼?

其實預言不是我們現代科學的產物,它是從傳統文化中來的。中國的傳統文化就是我們講的儒、釋、道文化,國外就是基督教文化等。說白了都是神傳文化,相信有天有地,有神,有佛,有上帝。那為什麼神傳文化中會有預言呢?其實神傳文化都說人是神造的,而神創造人時候就會安排人所要經歷的社會形式,每個人所要經歷的各種事情,那麼這種安排就是預言的基礎。

歷史就像一台大戲,每個人都在按劇本演繹著自己的角色,而那個劇本卻是神寫的,神安排的。而人因為是處於在迷中一樣的狀態,就像那個皮影戲一樣,有一根繩子牽著他動,而他以為是自己在動,而主宰著他的卻是那個牽繩子的人。如果能洞知那個劇本也就能夠知道將要發生的事情。其實歷史上留下系統預言基本都是古時修道或修佛的人,他們通過修煉具備某種能力能夠知道這些事情。社會上有算卦、算命,但他們不過是依據《周易》等古書來推斷的,因為這些古書寫的也是另外空間的某種法則,就像我們人類這個空間的某些規律一樣。它只是推斷,而不是某種真正的能力,真真假假,允許人類存在這些預測。

古時的很多神話,其實是真實的,只是人看不懂,看不明白,再加上時間久遠,所以就成了神話。因為很多東西不允許人知道,所以古人稱天機不可洩露。所以很多東西,先聖們以神話預言的形式留傳下來。就是說得模模糊糊的,說得很隱晦,讓人一下子看不明白,得慢慢去悟去猜才能知道一些,就像是猜謎語一樣。因為不能給人說明白,人就是在謎中,誰也不能破了這個謎,誰也不能破壞人類社會的法則,否則會遭天懲,所以只能以這種謎語形式,留傳下來。預言藏在謎語之中,謎語將答案留給時間去解釋。

如果預言僅僅是預言,不能夠證明其真實性,那也不過是一種娛樂人的文化罷了。但在幾千年的發展過程中,為了證實自己的真實性,預言把人類社會的很多大的事情或名人用比較隱晦的方式寫出來,然後在事情過後去對照,比較,看​​是否正確。每一個預言都要經歷這樣的過程,而基本每一個預言都證明了自己的正確性,就是說他是真實存在的,他所說的每一件事情都在應驗。也間接的告訴人們有神有佛,避免人類過於迷失自我,而喪失最終回家的路。

那麼預言僅僅是為了證實其真實性嗎?僅僅是為了豐富人的文化嗎?假如說這個宇宙的某處有神佛的存在,他留下預言僅僅就是為了這個嗎?其實看看所有的預言的最後,按時間推算預言的也就是現在這個歷史時期,都說了現在人類將要發生大事。而這件事情對人來說是很至關重要的,因為這件事情就是一個坎,這個坎之前有很多的災難、痛苦,也有聖人下世救人的說法,到這個坎的時候很多人就面臨著災難和死亡,而跨過坎的人又是面臨著美好的世界。所有預言不約而同到此時就截止了。

經歷長時間驗證的預言的過程都是如此,所以最後這個坎才是預言要告訴你的關鍵所在,因為對於人來說美好也罷,痛苦也罷,有錢也罷,無錢貧窮也罷,他都是一種生活的狀態,而不是結果,而這個坎卻是結果,以生命為代價的結果,而生命對人來說是最珍貴的。所以能否跨過這個坎就是預言要做的,他要提示你的。這個坎是淘汰,卻不是毀滅,所以更像是選擇,給每個人一個選擇的機會。因為每個人在這個過程中都會有所作為,有的人相信,有的人麻木,有的人害怕,也有的人惡狠狠,這種表現本身就是一種選擇。很多人以為選擇就是兩條路擺在你的面前,你選擇走一條,似乎是很有目地性的。可是這樣的選擇,和人的狀態一樣,迷中,所以選擇好像也是在不經意中決定的。

為了不讓你迷失而選擇錯誤,所以預言也提示你將有聖人出現,而聖人也許就會告訴你怎麼選擇才能走過這個坎,但是聖人我們沒有見過,當然他也不會告訴你。他將如何提示我們現在的人呢?當年耶穌在牛棚一降生就被人追殺,他勸人行善,卻被釘在了十字架上;孔子三歲喪父,他教導仁義,卻周遊列國,絕糧陳蔡;釋迦牟尼佛親自帶領僧人要飯,並受到外道詆毀;老子留下五千言《道德經》匆匆而去。

歷史上大聖大覺,都曾以普通人身份降臨人間,他們為了度化眾生,吃盡辛苦。預言裡面也暗示了,特別是劉伯溫的“燒餅歌”寫的稍微明白一點,“未來教主臨下凡,不落宰府共官員,不在皇宮為太子,不在僧門與道院,降在寒門草堂內,燕南趙北把金散。”就是既不是王公大臣,也不是宗教領袖,而是出生在普通人家的普通人,就像耶穌是木匠的兒子一樣。

我們不能創造歷史,可是歷史的形成也許就是為了給我們某種提示,讓我們從中找到某種答案。所以聖人也許就是像耶穌一樣,講出來很多讓人信服的道理,從中擁有許多弟子。也可能因此遭受很大的誹謗、魔難和痛苦。所以聖人也許不是我們想像的英雄模範人物的高、大、全的形像,也許是被妖魔化的人或事。那麼如何分辨?如果聖人靠的是道理而不是人格魅力信服於人的話,那分辨的唯一標準就是他講出來的道理是不是真正的道理?是不是完全無私為他的?那麼怎麼提示呢?

《諸世紀》和《推背圖》裡預言得很清晰,詳情請參考《千古預言中的透天玄機——彌勒佛》。我們也可以從很多歷史故事中得到一些提​​示。你看諾亞建一個方舟在大洪水之前救人,別人還罵他是“瘋子”;濟公為了救一位新娘的一家人從而搶新娘,別人也把他當作“壞人”;還有佛教中“紅眼石獅”的故事。也就是說救人的事發生的時候,也許不是符合被救的人當時的思想觀念和對事物的認知的,也許還違背你長期在某種社會狀態下生活而得到的思想和觀念,但是不管你怎麼去認識,他都是為你平安度過災難。也許你在不經意間聽到、看到或者有人告訴你安全渡過災難的方法,你的思想觀念會受到什麼樣的衝擊,不信還是相信,還是嗤之以鼻,這也就是選擇。有一點可以明確的說,那些告訴要錢或物才能保平安的一定是假的,如果有神佛,有聖人的話,他要你的也許僅僅是你的“信”。

因為預言來源於傳統的神傳文化,所以我們用傳統文化的思維分析預言的來源和可能性以及他的作用。有人說現在有些預言不是很準,一個可能是對預言文字理解上的差異;還有一個原因,預言裡面不是暗示著聖人救度世人嗎,會不會是聖人慈悲於世人,不想讓某些事情發生而拯救更多的人呢?所以《推背圖》說:“時年人人皆知三字,不以為然,聲影齊罵,神泣鬼哭,眾不知若何,一拖、二拖、三等,眾生不醒。”

預言經過了幾千年的發展到現在不管你信或者不信,他都以他的神奇展示於世人,以他的真實可信度帶給人們某些思考,這也許就是給人提供能夠“選擇”的一種思維方法。有許多人說:信則有,不信則沒有。可這個解釋的本身就不成立,有就有,無就無,怎會因為你的信與不信而隨意有無?你信或不信,災難是否發生就是在那裡,不以你的意志為轉移,信或不信僅僅是自己的態度而已。其實仔細想一想,信,也許要你付出的僅僅是你的態度,而獲得的卻是生命這個最寶貴的財富。

三、我們正處在“萬法歸一”的偉大時代 

我們正處在一個“萬法歸一”的偉大時代。面對這樣一個時代,有的人受到鼓舞,感到幸運;有的人受到震撼,積極思考;而有的人無動於衷,不思不信。

兩千五百年前,釋迦牟尼佛告訴他的弟子,末法時期他的法已不能救度世人,其時將有“轉輪聖王”下世傳宇宙真法、救度眾生。明確告誡他的後世弟子和世人,到末法時期不能墨守佛經中的法理,而應接受“轉輪聖王”所傳之法。“若有比丘實得阿羅漢,若不信此法,無有是處。”——《法華經》。這是釋迦牟尼當年對“萬法歸一”這一天機的預言。

在《聖經•啟示錄》中,耶穌從三個方面向他的信徒和世人諭示著“萬法歸一”的天機。

第一,耶穌明示他是為見證“神的道”(即宇宙真法)而來的。《啟示錄》中寫道:“主神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約翰便將神的道和耶穌基督的見證,凡自己所看見的,都證明出來”;耶穌基督是“為誠信真實見證的”、“從死里首先復活,為世上君王元首的”。這些描述證明了主神(萬王之王)宇宙至尊的地位,同時也說明耶穌用自己死而復活的傳道經歷為“神的道”作見證。

第二,耶穌諭示他的信徒應該接受神的印記。在《啟示錄》的第七章“十四萬四千人受印”和第十四章“十四萬四千人唱新歌”中,描述了從日出之地(東方中土)來的天使,拿著永生神的印,印了神的眾僕人的額的情節。這是在告訴信徒們,來自東方的天使使許多基督徒認同了主神的宇宙真法(受了神的印記),那麼他們就在神的寶座前唱新歌,以此喻示他們不再誦讀過去的經卷,而是誦讀宇宙真法。在《啟示錄》的第九章中用蝗蟲“惟獨要傷害額上沒有神印記的人”,告誡人們只有認同了宇宙真法——真誠、善良、寬和的宇宙根本精神,才能免遭劫難,才能進入神的“生命冊”、進入人類的新紀元。

第三,耶穌諭示信徒用宇宙真法洗淨自己才能修成正果。在《啟示錄》的第二十二章中,用新耶路撒冷城內生命水的河、生命樹和洗淨自己的衣服等比喻,告訴信徒們只有遵照宇宙真法修心昇華(洗淨自己),才能得到正果。

《格庵遺錄》中,以“前無後無初樂道,不可思議不忘春”來形容宇宙真法的偉大,空前絕後、不可思議;同時,還明言了此時一切宗教全失效。這是神在四百多年前對“萬法歸一”的預言。

中外許多先知對“萬法歸一”這個偉大時代都有過預言。明代劉伯溫在預言這一時代時寫道:“上末後時年,萬祖下界,千​​佛臨凡,普天星斗,阿漢群真,滿天菩薩,難脫此劫。是未來佛,下方傳道,天上天下諸佛諸祖,不遇金線之路,難躲此劫,削了果位,末後勒封八十一劫。”預言了末法時期​​不只是人間宗教,就連宇宙中其他神佛之法都不能自救,眾神佛如不同化宇宙真法(不遇金線之路),則在劫難逃。

綜上所述,在宇宙面臨劫難的末法時期,宇宙中各層次、各法門的道和法盡皆失效,只有宇宙真法能夠歸正一切蒼穹、救眾生,只有宇宙真法才能使修道者修得正果。所以宇宙中的正與邪皆由對待宇宙真法是正信還是反對而分,宇宙中的正邪大戰皆因對宇宙真法是維護還是乾擾而起,神的審判和眾生的去留(淘汰還是走向新生)皆以眾生對真法的態度作為唯一的依據。這些就是“萬法歸一”的涵義。

在“萬法歸一”的今天,誰也不會忘記各大正教的歷史作用與功績,不會忘記他們的輝煌歷史和經受的魔難。

兩千多年前,釋迦牟尼、耶穌、老子、孔子等神佛下凡,在人間傳經、佈道,開創了東西方各具特色的修煉文化,形成了佛教、道教、儒教、基督教、天主教、猶太教等各大正教。這些宗教的創立、存在和發展,不僅延緩了人類社會走向敗壞的進程,更要緊的是為宇宙真法能在今天在全球形成洪流起到奠定基礎的重要歷史作用。主要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第一,在人類創立了修煉文化。這些宗教的世代流傳,使世人逐漸認識和懂得了什麼是佛、道、神,什麼是修煉,什麼是誠信真實,什麼是慈悲善良,為今天世人得到真法修煉和理解、接受真誠、善良、寬和的宇宙根本精神創造了有利條件。

第二,在歷史上曾為許多真法聖徒提供過先期修煉的條件。各大正教的修煉人中曾有不少是為了宇宙真法從高層下來的生命,有許多曾親自聆聽過釋迦牟尼和耶穌的講法。所以,作為今天的宇宙真法聖徒,許多人曾在各大正教中經歷過修心、消業、增強正信的修煉過程,為今天洪揚和維護宇宙真法奠定了重要基礎。

第三,記載了許多關於宇宙真法的預言。預言是神傳文化的一個組成部分。歷史上對人類未來的重大預言,多出自於幾大正教的修煉人,而《聖經•啟示錄》和佛經中的預言更是耶穌和釋迦牟尼對後人的警示,為宇宙真法的洪揚和普渡眾生起了重要作用。

各大正教為人類歷史的發展,為今天宇宙真法的洪揚所做的鋪墊功不可沒,歷史不會忘記。當歷史發展到今天,宇宙真法在世界形成洪流,各大正教的歷史使命就已經完成並結束人類已進入“萬法歸一”的偉大時代。

在“萬法歸一”的時代,真法遭受了種種魔障,令鬼哭神泣。劉伯溫在《推背圖》中對這一情節預言時寫道:“時年人人皆知三字,不以為然,聲影齊罵,神泣鬼哭,眾生不知若何。一拖、二拖、三等,眾生不醒。”“眾生仍然不信,謾駡誹謗,橫天掃地,信者反遭充發關獄之苦。”該預言勸世人當知善惡有報、回頭是岸,寫道:“善惡訟誦真經者,知其悔改,謂之回頭;知其真相者,謂之在岸。回頭者在地為人,在岸者,同登十萬八千寺。”各種預言對堅持行惡者必遭淘汰的下場多有描述。所以,人人都在選擇著自己的命運。

──轉自《看中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