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語專家張玉華為什麼修煉法輪功?(圖)

責任編輯:王一泓

俄語專家張玉華為什麼修煉法輪功?(圖)張玉華女士在紐約出席俄羅斯社區活動(希望之聲圖片)

她是畢業於黑龍江大學俄語專業的女博士,曾經是南京師範大學俄語系系主任、中青年骨幹教師、學術帶頭人、多次獲校優秀教學成果獎,曾經是南京市第十二屆人大代表及其法制委員會委員。

然而,1999年7月20日,風雲突變。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出於一己之私,發動了對法輪功的瘋狂大迫害。她因為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為了替法輪功說句公道話,曾先後3次被劫持到江蘇省女子勞教所,被非法關押3年零7個月;一次被非法判刑,在監獄被關押4年!

如今,這位在中共監牢里歷經種種非人折磨的高級知識女性,終於衝破桎梏,跨越浩瀚的太平洋,來到了世界之都——美國紐約。遠眺高舉火炬的自由女神,漫步在羅斯福島上的四大自由公園裡,徜徉在曼哈頓南城的自由大廈前,呼吸着自由清新的空氣,她又恢復了曾經的熱情、開朗、自信、陽光,她的生命之花再次放出青春的光彩。她就是本文的主人公——俄語專家張玉華女士。

2017年7月20日,是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18周年,也是全世界法輪功學員反迫害18周年。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裡,希望之聲記者對旅居美國紐約的張玉華女士進行了專訪。請她談一談為什麼她一次又一次遭受中共的嚴重迫害卻仍然堅持修煉法輪功?

張玉華女士先談了她修煉法輪功後的一些具體感受。她說:

“在修煉法輪功之前,我體虛無力、貧血、患有甲亢、心力衰弱、臉部皮膚過敏、結膜炎、痛經、沒有食慾、畏寒,夏天溫度達到33度,就頭痛,眼睛痛,呼吸困難等。”

“修煉法輪功僅十多天,我就明確感受到我的臉部皮膚過敏症、結膜炎、痛經、沒有食慾、畏寒、胸悶氣短等都消失了,食慾大振,能吃能喝,身輕如燕,騎自行車騎的飛快,也不覺的累,真的象李洪志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好象有人向前推我一樣。修煉不長時間,我的身體就真正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狀態。”

“再就是李洪志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一些超常現象,我也有親身體會。比如,李洪志師父曾經講過在法輪功學員小腹部位下一個法輪的事,這個法輪下上之後,24小時常轉不止。我第一次看《轉法輪》第五講‘法輪圖形’這個小標題時,剛一念出‘法輪圖形’這幾個字,我就感覺我的肚臍以下有東西開始呼呼的轉起來了。此後,每次拿起《轉法輪》這本書,小腹部位有東西轉動的感覺就非常明顯。“

“又比如,李洪志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周天’通了的時候,會感到一身輕,往起飄。我在煉功最初的一段時間,晚上睡覺時,總覺的自己往上飄,連被子都一起往上飄。當靜靜的站着不動時,腳就離地,只剩腳趾尖兒還連着地面。打坐時,身體不由自主的時而往前傾,時而往後仰,一段時間之後,則感覺往起拔,當要離開地面時就又落地了,如此反覆不已。這些現象跟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一模一樣。“

“我煉功5個月左右,就體驗了李洪志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元神離體’現象。當我的元神從百會穴出去之後,我看到了自己躺在床上的身體。煉功7個多月,我體驗到了李洪志師父講‘卯酉周天’被打通後能量流沿着人體陰陽兩面的交界處的循環轉動。這些真真切切的感受,使我認識到,原來師父在書中寫的全都是真的啊!”

從精神層面來說,張玉華女士說,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在《轉法輪》中用最通俗的語言,講述了最深奧的哲理,比如,人是從哪裡來的?人為什麼當人?人最終將到哪裡去?什麼是修煉?怎麼修煉?修煉中會遇到哪些問題?怎麼對待這些問題?都講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方面,道理講的很透,另一方面,又具體可行、可操作。

“因為我是一個很單純的讀書人,一個做學問的人,在我的人生中,我追求摒棄一切功利色彩的友情。然而,在我的周圍,到處都是逢場作戲、相互利用的人際關係,誰為誰做什麼大都各有企圖。李洪志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度人是不講條件、不講代價、不計報酬、也不計名的,比常人中的模範人物可高的多,這完全是出於慈悲心。’這段話讓我很是感動。這種只為別人付出、不求任何回報的高尚境界,正是我孜孜以求的精神家園啊!”

“為了袪病健身,在接觸法輪功之前,我曾練過兩種假氣功。第一種,練了一段時間後,見到了自稱是這一功法的什麼人物,拿來不少證書,她惡聲惡氣的,很不友好,更談不上什麼慈悲。我想,這個功法這一層級的人都這德行,看來,還是不練為好。之後,我又接觸了第二種假氣功。那個所謂的氣功師,只教了我幾套動作之後,就鼓動我在南京師範大學辦氣功學習班,還要收費。我問收來的錢怎麼處理,他說,我自己可以留一部分,其它的都交給他,再由他上交給這個功法的研究會,還說,交上去的錢越多,積的功德越多。我想,我自己還沒學完這個功法的所有動作,怎麼可以辦班收費?這不是明擺着騙錢嗎?還有,功德高低,怎麼能取決於交上去的錢多錢少呢?”

“李洪志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氣功就是修煉’。什麼是修煉?‘修’就是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心性;‘煉’就是煉五套功法,四套動功,一套靜功;而且修在先,煉在後;還講‘心性多高功多高’,功是由德演化來的。這些說法,都是此前我聞所未聞的,非常簡明扼要,直接講到了最實質的問題。難怪古人講‘功德無量’,將功和德放在一起講!功德,功德,沒有德,哪來的功?威德,威德,沒有德,哪來的威?原來,一個煉功人,他的層次高低,取決於其品德的高尚與否,取決於其私心的大小。品德高尚,去掉私心,說話辦事時時處處為別人着想,這樣的煉功人才能達到高層次。這些說法,都說到我的心坎上去了。”

“在談到法輪功學員如何教別人煉功時,李洪志師父說:‘第一個要求是不能夠收費……’還講:‘你們傳功的時候是不求名不求利的,義務為大家服務。我們全國各地的學員都是這樣做的,各地輔導員也都是這樣以身作則的。來學我們的功,只要你想學,那麼你就來學,我們可以對你負責任,分文不取的。’在中國大陸‘一切向錢看’、到處充滿銅臭味的污濁中,法輪功的這種要求,散發出的清新氣息,令我神清氣爽。不帶任何功利色彩的幫助人,這正是我內心的追求!”

“中國大陸在文革以及以前是‘政治第一’,文革後至今,則是‘金錢第一’。幾乎所有人,不是為了權,就是為了錢,斗的天昏地暗,你死我活。‘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成了許多人的座右銘。可是李洪志師父卻要求他的弟子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從做一個好人做起,不斷的提升自己,做一個更好的人,最後,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無論遇到矛盾,首先想自己哪裡做錯了,必須‘向內找’,不能‘向外求’。而且還講‘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什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

“在我接觸的許多法輪功真修者中,他們都是嚴格按照師父的這些要求做的,很多人的修煉故事感人至深,催人淚下。如果中國大陸像這樣做好人的人越多,結果會怎麼樣?那一定是一個道德回升、人心向善、天地人合一的真正的和諧社會了。上述法理,猶如烈日炎炎夏日裡的一股股清泉,滋潤着我的久旱的心田,讓我明白了怎樣做人,怎樣修煉的真理,我的生命之舟終於有了前進的指南。”

修煉法輪功之後,張玉華女士不僅身體好了,而且工作更加優秀和出色,她的科研成果得到同行們的充分肯定,她的教學工作得到學生們的一致好評。她熱心公益事業,助人為樂,成了南京師範大學女性高知中的姣姣者。

最後,我請張玉華女士談談她受迫害的情況,對此,她不想多談。她說,這場迫害使她第一次對共產黨的邪惡有了最真切的體會,同時也堅定了她修煉法輪功的決心。

“我曾3次被劫持到江蘇省女子勞教所,一次被非法關押在南京女子監獄。勞教所也好,監獄也好,對待法輪功學員,很簡單,就是用各種肉體和精神折磨的方法,強迫你講假話,非講假話不可,不講假話不行!”

“這些強制措施包括:不許坐下或蹲下,不許睡覺,只能站立,甚至不許靠牆站立,不許洗澡,不許換洗衣服,不許上廁所……一天、一周、數周,乃至一個月、兩個月……直至身心極度疲憊,或者精神崩潰,或被虐待致死……”

“2004年年七、八月份,在南京女子監獄,獄警顧邵華、丁鴻燕逼迫我背監規,我不背,她們就強迫我兩個星期不許坐下,不許睡覺。長時間的站立使我的雙腿、雙腳都腫了,行走困難,我提出換穿拖鞋,但遭到拒絕。南京七、八月份是酷暑難耐的高溫季節,這種非人的折磨使我經常摔倒、神智恍惚!

2005年年10月下旬,南京市鼓樓區、南京市610辦公室進駐南京女子監獄,與監獄聯合開始對我及其他幾位法輪功學員的強制轉化。我們被強制與其他服刑人員分離開來,單獨被關在監獄的一個地方。這個地方是獄中獄,牢中牢。沒有什麼人能不去廁所,能一直站立。不少法輪功學員實在憋不住或者站不住,就衝進衛生間,或者倒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或者將頭靠在牆壁上,以緩解極度的睏乏和疲乏……針對這些情況,610想出了一個極其卑鄙下流的手段:他們複印了很多李洪志師父的肖像,鋪到地板上,貼到牆壁上,到處都是,一抬腳,會踩到,一靠牆,會碰到。作為真修弟子,誰能心情平靜的踩踏、沾污備受自己尊敬的師父的肖像呢?這種對人格、尊嚴的羞辱,對我的精神打擊極大……。

李洪志師父在《轉法輪》中多次反覆強調:“誰也不能強制你去修,那等於是在幹壞事。誰能強制你轉變你的心呢?”法輪功洪傳全中國,洪揚全世界,完全靠的是真、善、忍的巨大威德,完全靠的是凈化身體、凈化心靈的奇效,完全靠的是修煉者發自內心的自覺自愿。與中共的做法完全相反,法輪功沒有任何強迫命令!中共越是以這種最無恥的手段對待法輪功學員,就越加堅定我修煉法輪功的信念。

(轉自 希望之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