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青年畫家的藝術成長之路(組圖)

責任編輯:王一泓

台灣青年畫家的藝術成長之路(組圖)葉上達跟太太在美國國家美術館(圖片:葉上達提供)

台灣青年畫家葉上達曾就讀於台灣藝術大學美術專業,畢業後,他與朋友合作成立了繪畫工作室,以教畫維生,同時進行美術創作。但是,現在的社會環境誘惑太多,讓人很容易沉溺在物質和享樂裡面,很難把心思專註於繪畫上,葉上達也未能逃脫。

大約是在2004年,葉上達原本健康的身體,突然間出現了一連串的奇怪癥狀。那時他的身體非常弱,好像一直處於感冒狀態,一點抵抗力都沒有。只要周圍有人感冒,他很快就被傳染,一次也躲不掉。他回憶說“有時會肚子痛,排出來的都是黑便;睡覺時手發麻,麻到手沒有感覺,好像不是自己的,換一邊睡,過不了五分鐘就又麻了,到最後,晚上都睡不了覺”。

到很多家醫院看過,可是都檢查不出來是什麼病。西醫看不好了換中醫,中醫也說不出所以然。除了找醫生外也嘗試了很多方式,比如運動、飲食療法等,只要想得到的方式都試了,仍然是每況愈下。

這種情況持續了有一年多,葉上達都感到灰心了,他說“真是親身體驗到生命的脆弱與無常了”。

後來遇到一位朋友對他說“你這種情況,很可能是撞到邪了,也許請有功能的人驅邪會有作用”,葉上達說“好吧!反正什麼都試了,也不差這一種”。

於是他就跟着朋友去了寺廟和道觀,請人幫他做了多次“法術”,但是也沒感到有什麼效果,直到有一天,一個道士跟他說:“你後面有東西,你上輩子跟人家結了怨,它要找你要債。”葉上達只好懇求他幫忙了結。接下來,道士就對着他身後邊講話,講了一些他聽不懂的話,更不知道他在跟誰講。講了一陣子之後,他的後腦勺到後背就開始發麻,越來越麻,越來越嚴重,突然在一瞬間,麻的感覺停止了,消失了。

隔天早上起床,葉上達果然精神好起來了,之前睡覺總是不踏實,整天昏昏沉沉,白天也是睡眼惺忪,眼睛總是半睜半閉的,奇妙的是,從那之後眼睛睜得開了,睡覺也踏實了。葉上達說:“沒想到,這個道士居然真把我的疑難癥狀解決了!”

這一次的經歷讓他體驗到許多肉眼看不見的東西確實存在,“眼見為實”確實是很不夠的。雖然魔難過去了,但他的身體還是感到很虛弱,中醫講就是“元氣不足”。於是葉上達就想找個氣功鍛煉方式,讓自己的身體強壯起來。

葉上達找了很多氣功書,書中有的講得很玄,有的講的很神秘,很難理解。尋尋覓覓間,他找不到自己的方向在哪裡。直到有一天,葉上達在一家書店裡看到一本書,書中竟然用很通俗的語言,把周天講得非常詳細,這是其它氣功書都講不清楚的內容,而這本書講得很詳盡、很深入。這本書就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轉法輪》

葉上達高興地說,“我終於找到了!”他在幾天內把《轉法輪》讀完了,他說“我的世界觀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他解答了我過去許許多多迷惑不解的問題!”尤其書中提到,真正修煉就是要向自己的內心去修,而不是向外去求;要按照“真、 善、忍”的原則來要求自己,才能提高心性與層次,這些都點到了修煉中如何提高的核心問題。

葉上達說:“第一次學習法輪功的時候,就感覺到體內的震動很大,能量很強,身體很暖和、很舒服,覺得動作很莊嚴、很殊勝。”

大約過了三個星期,在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時,葉上達突然感覺有一個法輪在體內旋轉,它一會兒轉到手上,一會兒又轉到小腹,“好神奇啊!”他有些興奮,也有點兒疑惑,“這是真的嗎?還是我自己的幻覺?”在後來的幾個月里,法輪每天都在小腹部位旋轉不停,他才確信“這是真的”,至此身體也不斷得到改善,精神狀態非常好。他說“以前早上起來會流鼻涕,每個月都會感冒,很多醫生都說這就是我的體質,本來以為一輩子都會這樣,沒想到煉了法輪功以後都好了,所有的毛病都消失了”。到現在十幾年過去了,他再沒有用過一次健保卡、吃過一粒葯。

變化並不只在身體上,他在心靈上、在思想境界方面的提升也是顯而易見的。

葉上達說:“以前當我碰到一件事情,通常會直覺的認為它是對的或是錯的,這就是長期積累起來的觀念在起作用。修煉後,依照師父李洪志先生所說的‘真、善、忍’的標準再去看的時候,都不見得是那樣”,“後來都會先去衡量,這事有沒有符合‘真、善、忍’的原則,如果確定的話那就去做”。“有時候心裡很想要去做某一件事情,可是它卻不符合‘真’或是‘善’的原則,我就忍着不去做,這樣一次、一次下來,我發覺我的改變很大”。

修煉了一段時間之後,他發現對物質的慾望減少了,對享樂的追求也不再看重了。他說“我覺得執着心的減少是很大的關鍵。”

“通過不斷學法,再加上每天長時間的靜下心來煉功,慢慢的思想就變得平靜了”,葉上達說,“拿畫畫來說,畫畫需要用心感受,如果心靜不下來,你就感受不到、體會不到畫面上的一些韻律,有一些很細膩的地方,要去仔細觀察它,才能體會得到,才能夠知道該怎麼畫,我覺得這個很關鍵”。

“以前靜不下心來,就會畫得很表面,就會進不去,就畫不了細節;靜得下來的時候,你就可以感受到他很細膩的部份。”

葉上達說,“以前認為,畫畫就是要表達出自己,抒發自己的感覺、情感。修煉以後,我希望能夠表達出良善的畫面來,去表達人類嚮往的理想事物,這個比較重要。以前會挖空心思,希望能畫出有別於前人的作品,只為了跟別人不一樣而不一樣”。

“現在不會這樣想,其實只要向內找,認識自己,找到自己,你就可以表現出區別,因為每個人的特性都完全不一樣,所以你只要找到自己,你就會畫出你的特色。”

葉上達說:“我已經找到自己,真正的自己!雖然還是很不足,但我會繼續努力。”

在2011年,葉上達以作品《準備》參加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全球華人寫實油畫大賽,獲得了銀獎。這是他在藝術生涯中的一個很大的殊榮。葉上達說得到國際性的榮耀,全家都為他感到高興。

葉上達作品《準備》榮獲2011全球華人寫實油畫大賽銀獎葉上達作品《準備》榮獲2011全球華人寫實油畫大賽銀獎(圖片:葉上達提供)

在談到銀獎作品《準備》的創作心得時,葉上達說:“畫中的人是我學聲樂的堂弟,我表現的是他準備要唱歌之前的一種神態,一種寧靜而又很專註的神情。我用了半年的時間,才完成這一幅作品。”

現代的藝術學院,大多隻注重現代畫法,葉上達為什麼畫古典寫實油畫呢?

葉上達說:“其實畫畫也是修煉。在創作過程中心性的提高才是最重要的,這是我在畫畫心態上最大的改變。在這一次創作過程中,在心性上提升了很多,當作品完成的那一刻,有一種成就感、喜悅感!”

大賽評委會主席張崑崙教授說:“這幅作品氣氛很好,尤其是瞬間的感覺捕捉得很好。畫面上的歌唱家正在醞釀自己的感情,感情已經基本上醞釀好了,只等指揮棒落下,他就可以放聲歌唱了。從畫面上人們可以預感到他一旦開唱就會放出嘹亮的歌聲,成功之處就在於瞬間的感覺把握得很好。從技法上來講,畫家的路子也很正,儘管還不夠完全成熟,但是大賽評委認為這是一幅好作品,所以把它評定為銀獎作品。這幅作品沒有奇特的構圖,是一般生活中的場景,但是從平凡之中看到了神奇。”

葉上達作品《禁聲的手術台》葉上達作品《禁聲的手術台》(圖片:葉上達提供)

“大墩美展”是台灣台中市政府文化局所主辦的年度國際藝術展,吸引了來自全球五大洲的藝術創作人才,從2007年開始,得獎作品送往國外巡迴展出。2010年,在第15屆“大墩美展”油畫類作品中,葉上達的作品『禁聲的手術台』以高超的藝術手法,呈現中共活摘器官的真實畫面,產生了震撼的現場效果,獲得第一名。

『禁聲的手術台』由參賽的300多幅油畫作品中脫穎而出,在作品中,護士虎視眈眈看着病人腹中即將被摘取的器官,執刀醫師表情顯得遲疑,而一旁陰暗處,卻依稀可見警察正以貪婪邪惡的姿態守候着。

評審團主席陳銀輝教授表示,這幅作品在構圖及色彩上展現功力,畫面處理手法相當冷靜,獲評審最高票肯定。葉上達在頒獎典禮上說,“構思這幅作品已經多年,這幅畫是描繪中國正在發生的真實事件,是讓世界知道與關心中國正在發生的慘劇,請大家關注中國的人權問題”。從這幅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到,葉上達的創作已經走出自我,開啟了用藝術承載社會責任的使命。

(轉請註明希望之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