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告訴未來(1):氣功鋪路

責任編輯:田茗心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報》發表了一篇記者張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縣發現一個能用耳朵辨字的兒童」。在隨後的一個月中,《安徽科技報》、《北京科技報》等報紙,分別報導又發現了特異功能兒童。一石激起千尺浪,人們很快注意到了一個中國傳統健身項目:氣功

氣功在我國有著悠久的歷史。從華陀的五禽戲,到張三豐的太極拳;從遠古流傳的八卦、周易、黃帝內經,到佛道兩家的各門功派,中華五千年的文明歷史長河中,處處閃爍著這些智慧的光芒。

這領先了上千年的文明之光,到了近代卻漸漸暗淡了下去。曾經是那樣強大的千古帝國,不得不開始遭受屈辱的命運。中國人在尋求挽救中國命運和抵禦外強侵略的雙重努力之下,把引進西方技術當做富國強兵之本。久而久之,人們對中華古老文明精深奧妙的真正含義,領悟得越來越少。從西方傳來的實證科學思想,逐步在人們的頭腦中占據了主導地位。

尤其是在十年文化大革命中,將一切中國傳統、古老的東西,統統當成是「四舊」和「封建迷信」加以批判。人們也就更加不敢去探求這些了。許多優秀的傳統文化的精華相繼失傳,甚至消失殆盡。但是,要在人們心中徹底剷除這承傳了上千年的古老文化,卻不是件容易的事。當七十年代末特異功能現象突然出現在中華大地上時,人們立刻對它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鄭義,作家)「在當代編輯部的屋子裡頭,當時所有的編輯都在。我估計有大概七、八個人吧,都是有名有姓的。」著名作家鄭義向我們講述了一個他親眼見到的特異功能現象。「我就說你表演那個恢復名片。有一個編輯就從他的抽屜裡拿出來一張名片,然後遞給我讓我簽一個字。我就拿鋼筆在名片上簽了我的名字。他說你就放到嘴裡把它嚼爛了。然後我就放到嘴裡頭嚼,嚼成了一團紙漿,還嚥下去一小塊。最後拿出來,在手裡頭就這麼樣糰了糰,然後就這麼樣蓋著移動。就「嘩」一下彈出一張名片來,一瞬間彈出一張名片。一看我簽的那鋼筆字還在上頭。這個魔術我想很難做的。因為第一,我是一個有信用的人,我不是他們的「托」(幫手)。另外一個,這是我親自把它放到嘴裡頭,然後嚼成紙漿的。最後怎麼又會出來,而且我的簽字還在上面?我想這東西是唯物主義不太好解釋的。」

這種用唯物主義世界觀無法解釋的特異功能現象一經出現,立刻引起了一貫以馬列主義和無神論為宣傳統治思想的中共高層的注意。在發現耳朵認字兒童的報導發表後不到兩個月,1979年5月5日和18日,《人民日報》連續發表文章,以極其嚴厲的語氣批判「耳朵認字」是荒誕無稽,違背了科學常識,完全是反科學的,簡直是丟中國人的臉。與報刊揭露和批判的同時,某中央部門下達文件說:「對『耳朵識字』現象的宣傳,是違反科學的,是封建迷信的復活。」之後,《四川日報》作了自我批評,當時的四川省委書記也被迫作了檢討。

但是,以科學界泰斗錢學森為代表的一批科學家,則支持對特異功能和氣功這個未知領域的探索研究,並從學科發展角度提出了「人體科學」的概念。他認為「氣功、中醫理論和人體特異功能,蘊育著人體科學最根本的道理」,「會導致一次科學革命,也就是人認識客觀世界的一次飛躍」。

1980年2月,由自然雜誌編輯部組織,在上海召開了第一屆人體特異功能討論會。會議邀請了一些特異功能人進行現場測試。當時的中共中央主席胡耀邦也派專人到場參加鑑定。

(邵晓东,时为人体科研会医学气功学术顾问)「他派了他的秘書,帶了他親自寫的幾個樣品,就讓那些特異功能的人去辨認。如果能辨認出來的話,這個會就允許開,大致意思是這樣。如果這個字要是辨認不出來,或者那個封被拆了,那麼就是說,可能中央就要下決心把這個活動取消掉。因為當時在上海做這場實驗的時候,集中了全國的主要的幾個特異功能比較強的人到那裡去,當然現場的效果比較好。當時胡耀邦的秘書就打電話給胡耀邦說,你寫的那幾個字他們說是什麼什麼字。胡耀邦一聽,他是寫那麼幾個字。他就讓他趕快先回來,他要檢查他寫的幾個字的樣品是不是被拆封了。據說那秘書就把那幾個字帶回北京給胡耀邦一看,這幾個字確確實實他自己親手密封的,誰也沒有拆開。但是那幾個字這些特異功能的人看得出來。」

專家們一致認為,會議澄清了1979年對耳朵認字真偽的爭論。以這次會為標誌,我國對人體特異功能的研究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然而,一些反對的聲音也隨之而起。有人不顧科學實驗的結果,單純從哲學的高度對人體特異功能研究進行批判。認為這是要科學還是要偽科學,要「唯物主義」馬克思主義哲學,還是要「唯心主義」,要和馬克思主義根本對立的哲學的問題。這時的中國,十年文革剛剛結束,文藝界、知識界、科技界都處在一種復甦、開闊的氣氛中。人們在飽受十年極左思想的毒害之後,開始重新審視自己和以前所走過的路,也能帶著比較客觀實際的態度來對待氣功和特異功能的現象。

(鄭義,作家)「你過去不讓他表現,你只能說他是妖魔鬼怪。大家沒見過當然也就信你說的。當氣功熱開始之後,氣功確實起作用啊。尤其是有病的人,他一練氣功,他覺得很舒服,他覺得很好。然後你去醫院裡檢查,有一些物理指標、生理指標,它發生變化。這個東西是可以實證的,可以檢查的。所以他就不能不相信這氣功是起作用的。」

一位曾親眼目睹了神奇功能的中央領導給胡耀邦寫了一封信。信中說:「縱觀科學發展的歷史,當初哥白尼提出日心說,伽利略堅持地球轉動說,愛因斯坦提出相對論,摩爾跟提出基因論,都遇到世俗勢力的嚴厲抨擊,擁護新說的人甚至丟掉了性命。一些舊理論所不能解釋的現象往往是科學躍進的先聲。」

不久,胡耀邦指示中共中央宣傳部,對氣功和特異功能「不宣傳,不爭論,不批評」,同時允許少數人進行研究。1982年4月20日,中宣部下發了傳達這個精神的通知,這就是著名的「三不政策」。

這是八十年代初風行一時的一部電影。影片中展示出的精湛武藝和神奇故事,讓一整代青少年心馳神往,大開眼界。

(李静宁,时为北京医科大学学生)「初中的時候上演《少林寺》,當時特別的感興趣,一下子對中華武術文化的淵遠流長有了一個了解。記得那時候,朋友們之間都比誰看的遍數多。看一遍真是不夠,我就看了好多遍。從那個時候起只要是跟武術氣功有關的書籍、雜誌,我能找到的,全都買來看。」

(贺宾,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那時候學校有個氣功學會。他請來很多這個社會上出山的和沒出山的氣功師,到我門學校來做報告。還請了一些特異功能人士做一些表演,講一些事情。他們主要是從文化的角度上講,從中醫、經絡、周易、八卦,預測,一些超常現象,從與西方科學完全不同的角度講宇宙觀、人生觀、生命觀。然後就對中國文化產生了強烈興趣。」

對大多數上了年紀的人來講,氣功吸引他們的是它神奇的袪病健身效果。尤其是現代醫學有許多疑難雜症還無法解決。氣功的出現無疑是給了那些飽受病痛折磨的人一根活命的稻草。

(张少慧,气功爱好者)「就是在文化大革命中間,我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摧殘。等到一切都已經過去以後,80年開始我就病了。基本上我對自己都已經絕望了。因為我在醫院工作,在中國吃藥看病是很方便的。多方醫治都沒有效果,什麼樣的藥對我都沒有效果。」

(李女士,气功爱好者)「當時在社會上氣功很熱。公園裡到處,在辦公室,談的都是氣功的話題。」

(张少慧,气功爱好者)「然後我就聽到電視劇解說詞就說,這些人他們是練氣功的。就說其中這個某某人,他是一個肝癌的病人。原來醫生說他只能活很短的時間,可是因為他練了氣功,現在他身體越來越好。現在已經三年多過去了,他還越來越健康。我當時心裡就想,他肝癌都能好,我這個病還沒確定是癌症呢。就算它是癌症,我比肝癌強一點,那我一定也能好。就是這樣的一個機緣吧,使我就萌發了一個念頭:我就想,這世界上已經沒有其它的藥能夠救我的命,治我的病,唯一的希望就是氣功。所以我就出來這麼一個願望,我想練氣功。」

就這樣,占盡天時、地利、人和,氣功作為中華民族的瑰寶,很快風行中華大地,在全國範圍掀起了一股「氣功熱」。「氣功」究竟是什麼?它為什麼會有如此神奇的力量?沒有人做過真正的解析,甚至一些氣功師自己都不太了解其中的真正原因。這又使氣功被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李静宁,时为北京医科大学学生)「後來出了很多的現象,你比如說,像辟穀、自發功啊,還有一些所謂的體感功能。我自己都有感受,但是解釋不清楚。」

(葛敏,精算师)「我記得那氣功師來了以後,因為我就想知道到底是怎麼治的病嘛,在私底下我就問他說:『你是怎麼治的病啊?』他就告訴我說:『其實這種治病啊,你只要膽大。你膽大以後,你就一跺腳說你治好了。然後你問他好沒好?他也就好了。你膽大你覺得你能治好,也就差不多了。』所以沒有什麼理論可言,他不知道他怎麼治好的。」

(李有甫,时任中国科学院人体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在這個熱的過程當中,整個過程,大家一直在思考,尤其有心的人就在思考:氣功是一種什麼現象?他的背後是什麼?人們經過練習到底除了健康以外,還想明白什麼?最後就發現一個是練,一個是推廣普及,一個是提高,一個是科學的實驗方法,一個是證實。所有這些還不能說明問題。不能說明,就是因為科學的手段只能證實它的一個過程,不知道它本質的規律是什麼。所以這個氣功熱就又給人帶來一個思考。」

一些人抓住了人們在氣功中求治病、求功能、求發財的心理,打著各種名目招搖撞騙。使原本就讓人充滿疑問和迷惑的氣功,變得更加光怪陸離,魚龍混雜了。

(贺宾,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當時流行自發功,就是人處於一種狀態以後,在氣功師的誘導下,就是滿地打滾啊。然後你哪兒疼就猛拍哪兒。你看老太太都能跳舞啊,就搞了好多亂七八糟的東西。」

(李静宁,时为北京医科大学学生)「他們講功一般是這樣:先教一套動作,再講一講氣功的功理,然後接一接信息。有的時候還讓每人帶一個杯子灌點水,他發發功就叫『信息水』。」

(贺宾,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後來也流行過一陣子治病,我也去參加了氣功班。氣功師就教你,什麼排呀、補呀、洩呀。我當時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一招叫『神仙一把抓』。學了這個以後,回四川老家還給我們家人去抓。其實也沒什麼效果,就是說很熱心幹這種事情。但是你知道這種事情在某些事情上是管用的,可是你自己學有沒有學到,你學不到。」

(李有甫,时任中国科学院人体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有一些人認為,凡是熱,他的商業頭腦就動開了。他就認為通過熱,大家都喜歡的東西,我就可以賺錢。有些假氣功、偽氣功騙人的東西,他利用人的那種狂熱的心理,他自己就在這裡面投機鑽營。他不會氣功也說是氣功,他練的不是真正的氣功,他編了一點東西就騙人。當然有一點小的作用,他也在裡面魚目混珠。有很多人說發氣能治病,當然能不能治病,起一點小作用。但是他又沒有功夫根本就治不了病,他也到處去招搖撞騙。這種人也不少,造成了很惡劣的影響,他就把真的也給敗壞了。」

就在社會上對氣功眾說紛紜的時候,92東方健康博覽會在北京舉行。有幸參加這次博覽會的人,立刻注意到一門與眾不同的神奇功法。

(李扬,健康博览会工作人员)「我就看一個很年輕的氣功師,人長得很英俊,而且待人的態度都是非常和藹的,所以他的外貌就非常吸引我。我就在他的周圍看了看。他的展廳裡有他打坐的形像,穿著黃衣服。另外還有記者採訪他的,在電視台裡面採訪的照片,都貼在那兒。我就知道這是法輪功。後來我就從口袋裡拿出一個本子,『師父給我簽個名』。師父就給我寫:『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1992年12月21日』。」

在博覽會上,李洪志先生和他的學生,用超自然的能力治癒了許多人的疾病。「法輪功神了」,消息在參觀的人群中不脛而走。博覽會總指揮李如松先生說:「在博覽會上,法輪功是受表揚最多的,調病的效果是好的。」總顧問姜學貴教授說:「我作為博覽會總顧問,負責的向大家推薦法輪功。我認為這個功法的確會給人們帶來健康的身體和新的精神風貌。」

1993年4月,李洪志先生的著作《中國法輪功》正式出版。在這本書中,李先生講述了氣功的淵源,功能與功力,氣功治病與醫院治病等等,這些讓許多氣功愛好者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他明確地指出,功能不是練功人的追求,功力是靠心性修出來的等等,指導煉功人提高的關鍵。這簡簡單單的一句話,是那些尋找多年的人們盼望已久的。

(李女士,气功爱好者)「我當時的感覺就是說,好像找了很久,但是就是他。那麼當時我就有這種感受。就是說,我可找到了你,就是這樣。」

1993年12月,法輪功作為特邀功派被「93東方健康博覽會」再次邀請參加活動,李洪志先生被推選為組委會成員。這次博覽會許多人是慕「法輪功」之名而來。

(李女士,气功爱好者)「那麼93博覽會可以說對我們法輪功來說是一個盛況。其它的功派真是寥寥無幾,沒有幾個人。可是只有我們法輪功的攤位上面擠滿了人,就是說幾百,五、六百,六、七百都有。因為只要展覽中心一開門,很多人就跑步進來,就奔向我們這個攤位。然後就三行隊,一行隊就掛上午排隊治病的號,還有一行隊是掛下午治病的號,因為號馬上就拿完。還有一行隊就是請師父來簽名,簽《中國法輪功》這本書,因為當時只有這本書。」

(李扬,健康博览会工作人员)「有一天,就是天都傍晚了,大廳裡頭很快要結束了,沒什麼人了。我就突然看見有兩、三個中年男的帶著一個老太太,從那入口處匆匆忙忙往這邊趕。那個老太太是一個羅鍋,還不是一般的羅鍋,她都是45度了吧。就是這麼弓著腰,就跟著她的兒女們就過來了,過來了就是衝著師父來的。當時師父一看到這種情況,就看這個老人這樣子。結果師父就從這個老人的後面,貼著師父的前胸,師父就把她抱起來了,抱起來這麼抻一抻。這個老人的兩腳已經離地了,就是這麼抱著抻了抻。然後又看了看她,跟這老人說:『你放鬆,放鬆,妳跟我走。』結果那地方也是挺大的,師父就走一個圓場,這個老太太就跟著師父走。然後師父就回頭跟這老太太說:『放鬆啊,放鬆,妳跟我走』,『挺起來、挺起來、挺起來』。然後我就在旁邊偶然間看到這種情景,我也挺激動的。我就看見這老人真的就慢慢慢慢就挺起來了。師父還不斷地笑著跟她說,說『放鬆啊放鬆,走走走,挺起來,挺起來』。就是這樣子。因為我當時看到那個場景很激動,我心想如果要有電視台的什麼,來把這個錄像拍下來這一瞬間多好啊,是吧。這個人一下就治好了。然後我就看見那個可能是她的兒子,是一個中年男的,馬上就跪在師父面前了。他也是很激動的,畢竟她是他的媽媽嘛。師父說『起來,起來,起來』,就完了。所以說好像很隨意的,沒有什麼,就是這樣。所以一天就治這樣的人,真的不知道治多少。」

(李女士,气功爱好者)「在這會場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很多人像腦瘤、心臟病、還有什麼肝炎,都通過那一次就好,一次就好。那麼他們就知道特別的神。還有幾個癱瘓病人,當時就從輪椅上站起來,甩掉拐杖往前走。所以說有的當場就給李老師跪下了,就說感謝李老師。還有的事後敲鑼打鼓的,送感謝信貼在我們的攤位旁邊,就很熱鬧。」

由於李洪志先生在博覽會期間為廣大群眾做出的無私奉獻,和法輪功的神奇功效,博覽會組委會和專家委員會共同做出決定,大會將唯一的一個最高獎勵「邊緣科學進步獎」授與李洪志先生,同時還授與李先生「受群眾歡迎的氣功師」稱號。法輪功猶如一顆璀璨的明星,從各氣功門派中脫穎而出。(待續)

敬請收看「我們告訴未來」第二集:大法開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