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告訴未來(4):從常人到修煉人

責任編輯:田茗心

這是1998年在華盛頓國家廣場拍下的鏡頭。這一天華盛頓下了入冬以來的第一場大雪,照片上的這個人3個月前剛剛開始修煉法輪功

(余先生,電腦工程師)「我們有一起煉功的功友拍照片,照片裡頭如果有我的鏡頭在煉功,往往就是在壓腿。因為盤不上,一開始要壓腿壓很長時間。但是因為我當時覺得修煉的功法確實很好,確實是個正法,給我第一個印象就是說,法輪功非常的正,這是我第一個印象。」

在初步瞭解了法輪大法的法理之後,很多人萌生了想要修煉提高的願望。然而,這些剛剛走入修煉的人們是怎樣的一種狀況呢?這份由醫學專家們在1998年做出的抽樣調查報告,給了我們這樣一些數據。在參加調查的12,000多名法輪功學員中,50歲以上的占52%,長期患一種以上疾病的占83%,平均每人每年消耗國家醫藥費1,760多元。其中有不少人是在身患頑疾、四處求醫無效的情況下,走到法輪功裡來的。

(吉林教育台健康ABC節目,長春市法輪功學員)「當時呢患了七種病:冠心病、腦有瘤供血不足、兩眼白內障和美尼爾氏綜合症,頸椎吧從這個二,一直到四全增生,這個脖子和身子,它都是一條線的這麼來回轉。有時我就想,我說我活得好像哎呀非常痛苦,有一種輕生的這個閃念把我折磨得。」(記者)「您覺得煉法輪功受益最大的是?」「最大的就是我的身體,從裡到外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原來我沒煉功之前,五臟六腑都有病,到最後心力衰竭,那也就是離死不遠。」

這種長期以來在病痛的苦海中掙紮,而修煉之後不久便奇跡般痊癒了的事例,在法輪大法的學員中屢見不鮮。超常的現象引起了人們深深的思考。

(98年廣東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為什麼長期以來靠吃藥、打針、住醫院沒有能夠使病好呢?而修煉不到三個月就使我成為完全健康的人。神奇神在什麼地方?我作為大法的學員,通過學習李老師的大法,從根本上懂得了人為什麼會得病的根本原因、病業的表現、怎麼樣才能真正袪病健身等等這些道理。李老師從根本上解釋了這個道理,他是超常的理。那麼對這個超常的理,作為我們修煉人來講,你信不信?信了以後,你能不能按照老師的要求去做?做到了,他就能好病,就是奇蹟,就那麼神。」

在九十年代的那段日子裡,法輪功學員們無論颳風下雨、嚴寒酷暑,堅持戶外鍛鍊。他們在公共場所的集體煉功,形成了許多地方清晨的一道奇特景觀。

(1998年遼寧有線電視)「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你很難會相信有如此多的人自發地聚在一起鍛鍊身體。8月26號淩晨5點30分…」

畫面會因磨損而變得模糊,但歷史卻不會因為掩蓋而被遺忘。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使法輪功未經任何廣告宣傳而迅速傳遍全國各地,參加修煉的人數爆炸性增長。然而什麼是真正的大法修煉,對大多數剛剛走入法輪功的人們來講還是個非常模糊的概念。在最初的一段時間裡,人們普遍對修煉的認識仍舊是刻苦煉功。

(楊女士,報社編輯)「每天我就堅持,就是從盤單盤腿只能5分鐘,然後慢慢慢慢一天一天的就那麼堅持,就是變成15分鐘,然後變成到30分鐘,後來就到40多分鐘。就是從第一次看了書以後,然後我再沒有看過一遍書,但是就是煉功。」

針對這種情況,1995年12月李洪志先生寫下了《拜師》一文,教導弟子們要「以法為師「。文章寫道:「…實修者不執於求而自得,一切功,一切法盡在書中,通讀大法自會得之。學者自變,反覆通讀已在道中…」。李先生告訴學員們反復通讀的就是這本《轉法輪》。

今天當海外的人們,可以隨時在書店購買、通過電話訂購、甚至可以在互聯網上免費下載這本書的時候,人們或許不會想到,中國大陸的學員們曾經是怎樣渴求他的。

位於長江中下游的武漢,是一個被詩人們稱作黃鶴、白雲的地方,也曾經是印刷法輪大法書籍的主要基地。1995年初《轉法輪》剛剛出版,因為發行量有限,當時兩個學員才有一本,有的偏遠農村還買不到。在這裡我們聽到了許多當年學員們為了能儘早讀到大法書籍而歷盡艱辛的動人故事。

(張女士,武漢學員)「我記得其中有一次到九江去,從江西農村裡有一位學員,他就是步行幾十裡路,跑到了九江的碼頭那去等這個船,等這個學員把大法的書(《轉法輪》)運過去。再還有一次就是,也是九五年的春天吧,就是二月份的時候,南京下大雪,冰天雪地的,但那一天呢也不巧,那個船呢就是晚點了三個小時。結果南京的學員就在南京的碼頭上面就等了整整的四個小時,冒著那個鵝毛大雪,沒有一個人離開,都是眼睛就盯著那個長江的江面啊,盼望著那個運書的船快點出現。等到那個船在江面上出現的時候,碼頭上的學員都齊聲的高呼啊:『船來了,船來了,大法的書來了。』」

這就是那個時候人們渴望返本歸真、同化真善忍的質樸和強烈願望。從那時起學員們除了每天的煉功,又增加了在業餘時間讀書學法的活動。正是在這本書中,李洪志先生明確闡述了一個人要想真正提高的關鍵因素。

「以上是煉功不長功的兩個原因:不知道高層次中的法就沒有法修;沒有向內去修,不修煉心性不長功。就這兩個原因。」(《轉法輪》)

要成為一個真正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必須按照真善忍的標準提高自己的心性。要提高修煉的層次,首先必須去掉在常人社會中形成的各種不好的觀念和執著。

翻開人生的畫頁,攝影機記錄下的是人世間的喜怒哀樂、酸甜苦辣,不同的面孔有著相似的命運。生活中一些不良的嗜好和習慣,更是人們明知有害,但又難以割捨的東西。

吸菸有害健康是一個眾所周知的事實。早在1996年1月,全國就發起了一場「禁煙「運動,煙草廣告已被禁止在電視上出現,包括北京在內的26個城市通過了禁止在公共場所吸菸的法令。但是,這些宣傳和法令卻收效甚微,中國每年的香菸消耗量仍然高居全世界首位,現有3億5千萬人吸煙,這個數字還在以每年2%的增長率遞增著。

(楊先生,醫學博士)「抽了十年,我一天要抽一到二盒煙。而且我抽煙有一個壞習慣,經常點上一根火柴點著了以後,就是一根接一根抽。後來我看這個書,我開始明白了。因為我過去覺得人生無常啊,人生苦短啊。後來有的時候我就想,今朝有酒今朝醉,反正不定什麼時候你就不知道你到哪兒去了。實際上那反映了一種對生命的無奈,是因為覺得生命就是如此,人根本沒有希望。那麼現在有了這樣一個修煉的方法,對我來講一個不可能的事情變得有可能了。比如人一定要衰老嗎?一定要生病嗎?一定要痛苦嗎?過去覺得一定是這樣的,但現在有可能不是這樣。所以呢我覺得生命中突然有希望了。那為了這個希望,那戒煙簡直就不算什麼事了,就很自然。」

對人生、對社會、對宇宙的全新認識,使修煉人在去除這些不良嗜好和習慣的時候,沒有了以往的痛苦和反覆,人們的生活質量發生了根本性的全新變化。感受最深的要數那些曾經對人生徹底絕望了的人們。

(高先生,廣州學員)「茂名地區有一個青年教師,他為了吸毒去賭博,然後呢又把家裡的、親戚朋友的那個錢都花光了,人見人怕。身體折騰得不像樣,瘦得皮包骨的,幾乎就是沒有活下去的勇氣了。在偶然的機緣他就遇到了大法,在大法這個威力的加持下吧,很快戒掉了毒癮,戒掉了那個賭博,簡直是完全換了一個人。他當時幾個月後寫了一篇心得體會:吸毒使我人變鬼,大法使我鬼變人,非常生動,講得非常好。」

清理精神上的廢墟,蕩滌生命中的塵埃,學員們在最初修煉的跋涉中總是會遇到很多預想不到的困難。很多人在過去煉過各種氣功,也有不少人一直在探求、思考人生的真諦。在接觸了法輪大法之後,人們一下子就明白了許多想要明白但又不得其解的問題,激動的心情可想而知。

如何擺正修煉與家庭的關係,是許多學員在修煉初期面臨的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對此,李洪志先生曾經在講法中做了非常詳細的論述(《轉法輪》):「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當然一下子斷了這個東西還不容易,修煉是個漫長的過程,是一個慢慢去自己執著心的過程,但是你得自己嚴格要求自己。

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

(法輪功學員)「就像老師說的,每次呢家裡一發生什麼事情我就向內找,每次能找到自己還有別的執著、別的問題。然後等到後來呢就越來越好,他現在呢也幫大法在做事情。」

在這種遇到矛盾向內找,在生活工作中不斷要求自己做個好人、更好的人的修煉過程中,學員們感到自己的心態在悄悄變樣。曾經習以為常的想法和做法,漸漸的變得不一樣了。人們從自身的這些變化上體會到大法修煉的內涵,周圍的環境也一天比一天祥和、健康起來。

1997年,中國已進入了改革開放的第二十個年頭,但是社會道德卻呈現出急速下滑的趨勢。貪汙、腐敗、賣淫、黑社會等等社會弊端,這時成了人們司空見慣、甚至隨波逐流的社會現象。

也是1997年的這個春天,在東北的另一座城市大連,正在舉辦大連市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

(1997年大連市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小弟子讀《轉法輪》)「在修煉界經常談到失與得的關係,常人中也在談失與得的關係,我們煉功人怎樣對待失與得?這和常人不一樣,常人想得到的就是個人的利益,怎樣過得好,過得舒服。我們煉功人卻不是這樣…」(《轉法輪》)

這位年僅四歲的小弟子讀的這段關於失與得的道理,正是法輪功學員們每天在親身實踐著的。

(黎女士,北京法輪功學員,曾參加93年天津學習班)「大傢夥呢就是每天都是坐那個巴士去天津聽課。車上大傢夥座位是隨便坐的啦,那麼有的人先去呢,可能就先坐好一點的位置,那麼後去的人可能就到後面坐,那麼就比較顛吧。可是一開始的話可能大家就緊著往車上跑啊,去占個好一點的位置。到後來的話呢就沒有了,就很讓。有的人坐在車的中間那個夾道增加的椅子上,那是坐起來很不舒服的,那麼你還開二個多小時的車,那誰都希望坐在正位上。可是互相都讓,都搶著那個中間過道的那個座位上去坐。」

迷中修

常人難知修煉苦
爭爭鬥鬥當作福
修得執著無一漏
苦去甘來是真福

李洪志
一九九四年九月十五日

在最複雜的環境、最複雜的人群中提高心性,這就是法輪功學員們修煉高德大法的感覺。

廣東省紫金縣附近有一個因為「偷盜」而聞名的盧屋村。由於水土等自然條件比較好,市農委在村子附近開辦了一個600多畝的水果基地。沒想到的是,村民們都把水果基地視為發財致富的搖錢樹。每到收穫季節,幾乎是家家出動偷水果到市場上出售。「偷盜風」成了當地政府治安管理最頭痛的問題。即使每年動用很多人力物力來看管,甚至將一些偷盜數額較大的人抓住掛牌示眾,但村民們仍舊照偷不誤。1998年初,法輪大法傳到了這個小村莊。全村300人,有80多人每天參加集體學法煉功。他們自覺的不再幹偷盜的事了。在這些人的帶動下,這裡的「偷盜風」得到了徹底的改變。這一年的冬天,村民們派代表到廣州參加修煉心得交流會,談了他們變化的經過。

(廣州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以前不知這個理,以為公家的東西不拿白不拿,你不偷他也偷。現在知道不失不得、得就得失的理,懂得了人做壞事時會得到黑色物質——業力,失去珍貴的德。…臨江鎮政府一位政府幹部心有感觸的說:『你們法輪功真是太好了,起到了法律起不到的作用,我也要買一本你們的書看看。』」

盧屋村的變化是那個時期法輪大法在中國社會造成巨大影響的一個縮影。有學員說,修煉者按大法的心性要求去做,如果是國家幹部,一定是個勤政廉潔的好幹部;如果是工人,一定是個遵章守紀的好工人;如果是普通百姓,一定是個在社會上有益於他人的人。對此,李洪志先生在開始傳功講法的時候就揭示了其中的深刻道理(《轉法輪》):「某市一個輔導站站長到一個工廠去看煉法輪大法的學員煉的怎麼樣,那個廠的廠長親自接見他們:這些職工學了你們法輪大法之後,早來晚走,兢兢業業的幹活,領導分派甚麼活兒從來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爭了。他們這樣一做,把整個廠的精神面貌全部帶起來了,廠子經濟效益也好了。你們這功這麼厲害,你們老師甚麼時候來,我也去參加。我們修煉法輪大法的主要目地是往高層次上帶人,並沒有想做這樣的事情,可是他卻能夠對社會精神文明起到很大的促進作用。如果人人都向內心去找,人人都想自己怎麼做好,我說那社會就穩定了,人類的道德標準就會回升。」

(吉林省教育電視臺健康ABC節目)「我看這部書的時候,我覺得他就打動我的心。在什麼上打動我的心呢?他主要是讓我們做一個先他後我、無私無我這樣一個完全為別人的人。而且呢他提出一個非常嚴格的心性標準,叫作真、善、忍,你就得按照這個去修心。這麼一修了以後呢整個心就寬了,把一切都放下了。你比如說,在知識分子中,最容易就是對名和利的那種執著,所以在提職的時候,你爭啊、鬥啊、搶啊,都是這樣的。自從學了這個書以後,把這些都放淡了。人們說了,心寬體胖,我長了二十多斤。」

從常人到修煉人,很多人就這樣走上了一條前所未有的返本歸真之路。

1998年,在東北、在華南、在西北、在全國的城市和鄉村,到處都能看到法輪功學員們的身影。他們來自社會,他們在心性提高後所做的一切,為社會穩定和道德回升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正是在這一年的11月,李洪志先生寫下了他在《洪吟》中的最後一篇《笑》:

我笑眾生覺悟
我笑大法開傳
我笑渡船起航
我笑眾生有望

敬請收看「我們告訴未來」第五集:山雨欲來。

One thought on “我們告訴未來(4):從常人到修煉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