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告訴未來(6):在魔難中

責任編輯:田茗心

在西元一世紀30年代的耶路撒冷地區,活躍著一位名叫耶穌的覺者。他免費為人治病,向人們講述天國的道理,越來越多的人開始信仰他、跟隨他。歷盡時代的滄桑巨變,今天我們只能從不多的文字記載和影視藝術中,去瞭解和感受這位傳奇人物。

西元1999年,這部講述耶穌生平故事的電影悄悄地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中流傳著。當時正值4月25日中南海集體上訪之後不久,社會上不斷傳出將要對法輪功進行鎮壓的消息。許多地區學員的正常煉功受到騷擾,部分輔導站負責人被公安機關跟蹤、監視居住或抄家。一些海外媒體甚至報導了中共中央準備拿出5億美元的貿易順差引渡李洪志先生回國的消息。曆史與現實就這樣不期而遇地做了一次碰撞。

(龔先生,北京法輪功學員)「所以當時的這個環境是非常緊張的,那弟子在這種黑雲壓頂的這種情況下,保持一個什麼樣的心態?看《耶穌傳》的時候有一個情節,對我的觸動是很大的。有一次耶穌帶門徒過海,很多的門徒在一條船上,然後耶穌就睡著了。門徒在划船的時候來了很大的風浪,好像那個船都要打翻了。那些門徒就等著耶穌趕緊醒,但是耶穌就是不醒。後來他們特別害怕就把耶穌給叫醒了。耶穌醒來之後就走到船頭斥責那個風和海,就讓那個風平下來,然後馬上就風平浪靜了。這個時候弟子是覺得是很興奮的。這時候耶穌轉過來,當時他表情非常嚴肅。他就對弟子說,他說你們的信心到哪兒去了?這句話對我的觸動真的非常的大。我就在想就是每一個正法正教的時候,當你在遇到這種魔難的時候,都存在一個問題就是你信還是不信?因為你不信的話其實什麼也談不上,你可以什麼事情也不做,你回家睡覺去,你做你的工作,你做任何事情,什麼也不影響。但是呢,最關鍵的問題就是說,如果你要信,那麼真的可能就面臨著生命的危險。」

這一時期,江澤民頻繁針對法輪功下發指令。4月25日當晚,他以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身份,給政治局常委及有關領導人寫了一封信,將「4‧25事件」定性為有幕後高手策劃指揮的政治事件。五月八日,他又給中央政治局書記處和中央軍委再次寫信,批判法輪功

(阮銘,原中共中央智囊團成員)「江澤民的心理當然就是很值得研究了。因為這個4‧25事件實際上已經解決了,當時朱鎔基都接見了,而且明確地講這是人民內部矛盾。那麼江澤民就很奇怪了,他突然心血來潮,寫了一封給政治局的信。後來《人民日報》發表了,是以毛鄧江論唯心主義和唯物主義。他完全是照搬、照抄毛澤東1954年那封《紅樓夢》研究的信,後來掀起了一個批判胡適的運動。那麼還是一個思想運動,因為唯物論、唯心論本來就是一個思想學說的問題。可江澤民照抄的結果呢,說法輪功是代表這個唯心論,現在跟法輪功的鬥爭,就是唯物論跟唯心論的鬥爭。」

六月七日,江澤民在政治局會議上發表講話,宣稱法輪功有很深的政治背景和復雜的國際背景,是1989年那場政治風波以來最嚴重的一次事件。這篇講話後來作為文件在黨內傳達。根據這一份祕密文件,中共中央做出了鎮壓法輪功的決定。三天後,在江澤民的直接操縱下,成立了由李嵐清為組長,羅幹等人為副組長的「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這就是後來惡名昭著的「610辦公室」。4天後,新華社和中央電視臺同時播出了這樣一條消息。

(龔先生,工程師)「到這個6月14日,新華社發表中共中央辦公廳信訪局和國務院辦公廳信訪局,兩個信訪局的負責人在接見法輪功修煉者、上訪人員部分人員當中的談話要點。第一個就說,最近有些人紛紛傳言說,公安機關要對法輪功進行鎮壓了,什麼共產黨員不準煉法輪功了,什麼國家公務員不準煉法輪功了,說這些都是謠言,是少數別有用心的人企圖挑起事端。那麼我們想,中共中央辦公廳的信訪局和國務院辦公廳信訪局,負責人這樣說話呢,那就是很嚴肅地對大家說,黨和政府是允許你有煉功自由的,也有信仰的自由的。你可以信,你也可以不信,你可以煉,也可以不煉,煉任何一個功派都可以。但是6月14號以後呢,我們感覺到對法輪功煉功自由的擠壓比以前還厲害。我們到星期六集體煉功嘛,然後警車就是對我們所有的煉功人進行攝像。」

然而,就在學員們對各種騷擾和不公正對待默默忍受的時候,全面鎮壓的準備工作卻正在密鑼緊鼓地暗中進行著。6月22日,武漢電視臺「科技之光」欄目製作人員一行,受公安部委託,來到李洪志先生的家鄉和吉林省長春市,進行了一系列專門搜集和極盡拼湊誣蔑李先生材料的活動。他們所搜集的是早在4年前,就已經被氣功科研會澄清事實了的長春幾個人的誣告材料。

當時曾經參加調查的葉先生這樣告訴我們(葉先生,北京法輪功學員):「裡頭罪狀裡不是有一條嗎,說李老師盜竊人家功法。什麼叫盜竊?說李老師根本就不會氣功,是聽了人家哪一個班以後,把人家班的就編了編,證明他,你看李老師有哪一個班的學習的學員證?結果我們去的時候呢,那個人呢,當初辦班講課的那個人,後來一學完李老師的功以後,覺得那不知道比他的好多少了,人家早就學法輪功了,而且是早就不幹他那時候的(氣功班)了。等我們出這事,我們找到他的時候,他說:‘這好辦,我們一起去。’我們一起去找的氣功協會主任,他就說:『你看,我是功理功派的主任,我這兩年我為什麼躲起來?就是因為我學了法輪功了,那不知道好多少了,所以我跟你講法輪功絕對沒問題。』這麼好,那麼好,這樣一講不就講通了嘛。等於原來說解決解決了的事情,他們也都承認解決了的事情,現在等於解決了的事情再來翻案,所以一點意思也沒有。」

從6月中旬開始,全國各級政府部門和國營單位紛紛傳達中央內部精神,不准給法輪功學員提供煉功場所,並要求中共黨員、共青團員和國家幹部退出修煉。7月,中央電視臺在610辦公室的授意下,開始編寫製作所謂「4‧25中南海事件真相」節目。人民日報也開始連續刊登所謂「崇尚科學、破除迷信」的系列評論員文章。至此,一場由江澤民親自發動,旨在徹底鏟除法輪功的鎮壓運動,已經全面佈置就緒,並首先從軍隊系統開始行動了。

(周教授,美國新澤西州立大學電腦系)「我的父親就是在4‧25這一天進中南海,向中央領導反映情況的5名法輪功學員之一,他又是部隊的老幹部。當天晚上,這場和平的上訪結束之後,他一回家的時候就發現在家裡呢,已經有他們部隊的一些領導在等著他。而且從在4‧25晚上開始,就把他軟禁在家中。所以7月1日晚上,我父親就被他們部隊的人就帶走了,然後一直我就不知道他的下落。」

這個時候李洪志先生應邀來到美國中部城市芝加哥,參加美中地區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學員們的修煉和提高始終是他最關注的事情。6月25日,位於芝加哥市中心的湯普森政府大樓裡人頭攢動。為表彰李洪志先生對民眾無私無我的奉獻,和法輪大法帶給人們的身心健康,伊麗諾州政府特授予李先生傑出服務獎,並把這一天定為芝加哥市李洪志日。參加頒獎儀式的學員們,此刻已經感受到了鎮壓來臨前的緊張氣氛。

(楊先生,高級光學工程師)「所以當時呢,還經常收到一些就是類似於恐嚇的這個Email,說你們芝加哥要開法會了,我們要怎麼怎麼做啊,去來搗亂破壞。所以當時我們芝加哥法會的時候,還是很緊張的。」

在第二天舉行的修煉心得交流會上,李洪志先生照例在會議結束之前給學員們解答問題。在講解的過程中,李先生讀到了這樣一個問題:「請問師父,當耶穌要被釘在十字架上時,他的弟子都在幹嘛?請師父轉告世人及天上,我們大法弟子絕不允許這樣的事情出現。」李先生:「謝謝大家!修煉人不被常人思想帶動,大家是修煉者。我謝謝大家對大法、對師父的這顆心我都知道。」(《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師徒之間簡單的一問一答,不經意間傳達了這樣的信息:在對大法、對師父的迫害面前,弟子們不會袖手旁觀坐視不理;而作為大法的師父,李先生要求弟子的,是按照修煉人的心態標準來衡量一切。歷史和現實在這裡拉開了距離。

交流會結束的時候,學員們起立和李洪志先生告別。(《美國中部法會講法》)「在任何艱難的環境下,大家都穩住心。一個不動就制萬動。」這是在那場全面鎮壓之前,李先生叮囑弟子的最後兩句話。第二天,在芝加哥市中心的橄欖樹公園,李先生親自觀看了學員們的集體煉功。這也是在此後一年多的時間裡,弟子們和師父的最後一次見面。

大法傳出只有短短的七年,眼前這些修煉時間還不長的弟子們,能不能經受得起那即將來臨的殘酷考驗?那麼,李洪志先生和他的弟子面對的是怎樣一個要鎮壓他們的勢力呢?一位前中共官員曾經做過這樣的描述:中國共產黨80年來,形成了一套嚴密的制度,通過50年的專政,早已轉化和融化成為「依法治國」的得心應手的工具。世界上沒有一個政權能夠像它那樣,在使用國家機器,控制和鎮壓自己的人民方面不受任何約束。

中國擁有世界上數量最龐大的軍隊、武警、公安、勞教監獄系統,以及2000多種報紙、雜誌、廣播和電視等宣傳機構。僅中央電視台就有12個電視頻道,全國人口覆蓋率達90%,觀眾人數超過11億,並使用中、英、法、西班牙四種語言,和粵語、閩南話等方言,通過衛星傳送覆蓋全球。

經歷過那場風雨的人們也許至今還記得,那年夏天的北京烈日當空異常炎熱。7月20日淩晨,在全國30多個省市同時進行了對法輪功各地輔導員的統一抓捕行動。一場鋪天蓋地的全面鎮壓,就這樣出人意料地突然開始了。

江澤民企圖速戰速決,揚言3個月消滅法輪功。報紙、雜誌、廣播電台和所有的電視頻道,開始24小時反覆播放所謂揭批的文章和節目。從城市到邊遠的農村,警察把修煉群眾從每個煉功點趕走,將不屈服的人們用警車抓走。地方派出所在街道委員會的帶領下,挨家挨戶地到學員家中,命令他們放棄信仰並上繳,銷毀法輪功的書籍和音像資料。江澤民聲稱「我就不信治不了法輪功」。不少社會學家估計,「以中國政府的力量,法輪功堅持不了一個星期」。

在嚇人的暴風驟雨中,許多學員他們不顧所謂的「六禁止」通告,奔赴北京為法輪功上訪。每個人都知道可能發生的結果,但他們義無反顧。

(趙女士,海南省法輪功學員)「當時因為我們在家看這個新聞的時候,我先生就來電話了。我先生說:『現在你看了新聞沒有?』我說:『我正在看。』他說:『那你知道了,這個國家是不講理的,你看它現在說非法組織了,這就是要下手了。你們可要小心點兒,不要什麼事情往前衝啊。這個共產黨是從來不講客氣的。』我說:『我知道,但是我知道我應該怎麼做,你放心好了。』我就把電話放下了。放下之後,我們5個人就走了。我們誰也沒帶鑰匙,也沒有帶錢,就穿著煉功的那個衣服,就出門打個車就走了。因為當時走的時候,我們就沒有想到還能回來。」

位於北京城西南的豐台體育中心,是為舉辦第十一屆亞運會而興建的現代化體育場。這個占地22萬平方米的龐大建築群,在1999年7月20日之後的幾天時間裡,卻成了關押上訪的法輪功學員的地方。在這裡,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王先生,北京法輪功學員)「整個豐台體育場就坐滿了,它那個看臺上也都坐滿了。當時大家其實都沒吃飯,從早晨一直到下午都沒吃飯。但是門都是開的,就是說可以進來也可以出去。但是大家沒有一個走的,沒有一個說離開這個豐台體育場的。就覺得就是說我心聲我還沒反映上去呢,然後國家也沒有什麼給我一個解釋,就說禁止了,說取締了就取締了,就是說連百姓的心聲都沒有聽,這樣不行。所以就這樣的一個想法,大家都沒有走。」

晚上8點左右,當夜幕降臨之後,警察開始使用暴力強行驅散學員。

(劉女士,北京法輪功學員)「哎呀我就看到那個警察拉著那個女的呀,就把這衣服拽上去呀,這胸都露出來了,就那麼抓,有的就抓著頭髮拖著走啊。」

(王先生,北京法輪功學員)「當時我記得警察往車上扔人的時候,大家就說,採取一個辦法就是手挽著手,大家就互相鼓勵不讓他們分開。並且還說這麼一句話:『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就這麼反來覆去的說。當時我聽了是挺感動的,我不知道這些武警聽到是什麼感受。」

這就是修煉真善忍的普通的法輪功學員。他們高度的自覺和理性,保證了在那種劍拔弩張的態勢中,全國範圍沒有一件法輪功學員使用暴力的事件發生。

在4年後,美國華盛頓舉辦的紀念7‧20呼籲停止迫害的集會上,我們遇到了很多當年在北京參加上訪的學員。提起過去,他們這樣說。

(郭女士,北京法輪功學員)「我們弟子不怕,就是那麼熱的情況下,照樣打坐煉功,心靜極了,你知道嗎,告訴他們我們是怎麼回事。所以連著那3天吧,反正我們就都去了,還有外地的可能都來了。所以我就想什麼呢,就是說,我們輔導員都給抓起來了,我們人人都是輔導員。回想起來師父,整個這個弟子,那真是拖不垮、打不散、拖不爛,到哪兒都留下好名聲,它不能不佩服。」

從7月20日開始,數十萬的法輪功學員想方設法到北京上訪。610辦公室要求地方政府不惜一切代價阻止群眾的上訪,軍隊進入一級戰備狀態。在通往北京的交通要道被嚴密封鎖的情況下,許多學員是採用了步行、騎自行車的方式,翻山越嶺趕赴北京的。其中,我們聽到了這個「九雙鞋」的故事。

(張女士,鋼琴家)「就是一個老人,他用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從四川走路到北京,就是去上訪,就為了說一句公道話,說法輪大法好,穿破了九雙鞋到北京去上訪。對我震撼觸動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一直看那個歌詞就在流淚,那個旋律呢就自然出來。」

對這些平凡樸實的修煉人來說,通往北京的路途是一次永生難忘的艱難跋涉。對當時的法輪功學員來說,這種跋涉是對真、善、忍宇宙法理的親身實踐。

當所有的媒體,鋪天蓋地地充斥著辱罵和詆毀的時候,只有一個地方還在頑強的傳達著法輪功學員真實的聲音。就是這個一個月前剛剛成立的網站,靠著一台486計算機和電話線傳送資訊,突破層層封鎖,使全世界的法輪功學員在這一刻走到了一起。

(孟女士,美國法輪功學員)「明慧網正式推出是6月份。剛開通啊,然後就好象當時我問了一下說,一天至少有500個Email傳過來,這還不包括傳真、電話。就是一個網站一出來,就有這麼多人關心,可見就是說,這些人多麼需要有這麼一個資訊管道。那7月份,7月中下旬鎮壓就公開推出了。19日晚上就開始大搜捕嘛,全國範圍統一行動,20、21、22日都是在進行這個事情。那個時候就封鎖了,就開始網絡封鎖了。所有的國內的Email都停了,什麼163、263都不通了,說要什麼整頓。那個時候資訊一下就變得困難了,因為它不光是送資訊,它給你封鎖,連看它也是封鎖的。可見就是說它為了發動這場運動,它不讓人們知道這個真實的情況,不讓人們得到資訊,對它這個維持和推動這個鎮壓有多麼重要。」

(孫女士,電腦工程師)「很多人就把這個明慧網的文章打出來,送到那個鄉下或是縣城裡面。因為當時剛剛迫害的時候,你也知道那個情況,就是抓了很多人,然後每天都是有不停的學員從信訪辦或是從天安門,就是在眾人面前就給抓走,而且被打得很厲害。但是這種時候呢,就是說好多學員知道這種情況發生了以後,自己怎麼做不是很清楚。但是後來有些學員就把明慧網上的曾經走出來的,然後在拘留所裡被打,然後再走出來,他有很多思考,有些很多人都承受不了的苦難和痛苦和委屈,他們都是很平淡的走過來。真正做到這個的時候,所以他那時候知道,他到北京來不是為他自己。好多弟子看了以後,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該做什麼了。」

這一時期,李洪志先生在頻繁接受各國媒體採訪的時候,不斷說明著這樣一個問題,那就是法輪功不會構成對任何政權的威脅。相反,對任何政府國家和民族,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7月22日,明慧網發表了李先生給中央和政府領導的一封信。在信中,他呼籲中國政府不要對無辜的法輪功群眾採取打壓政策,而應該通過和平對話方式解決問題。他已經敏銳地預見到了,這種不計後果對修煉人的殘酷迫害,將最終導致國家和民族的災難。這是所有善良的人們都不願意看到的。

坐落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康乃迪大道2300號的中國駐美大使館前,有一個面積不大的街心花園,人稱「小天安門廣場」。1999年7月20日,當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千裡迢迢奔赴北京的時候,海外的學員們也不約而同地聚集到了這個與北京遙相對應的地方。

(向先生,電腦工程師)「那個時候呢,就給了我們一個啟發,我們就覺得,我們應該打通一個跟中國政府對話的管道。那麼當時呢,我們就希望把這個真相告訴我們的國會議員,希望他們能夠幫助我們可以跟中國政府對話。」

距離中國大使館東南方大約3英哩,是美國國會山莊。這棟標誌性建築兩側的憲法大道和獨立大道上,各有3棟辦公大樓,它們是美國50個州的100位參議員和437位眾議員的辦公室。對絕大多數的法輪功學員來講,這是他們生平第一次來到這個地方。

(劉先生,華盛頓大學博士)「當時是夏天吧,而且很緊急地就趕過來了。聽到鎮壓的消息很緊急,就連夜開車到華盛頓來了,都是穿著褲衩(短褲)背心。當時也知道美國國會也是比較正式的地方,怎麼辦?我就是借了一個功友的好看一點的襯衫,然後又買了一條褲子,穿著一個休閑的鞋就去了。說實在的吧,我當時美國政府在哪兒,國會在哪兒,我什麼都不知道。說參議院和眾議院有什麼區別,什麼都不知道。所以當時去的話也真是摸不著門。然後呢當時我們就跟他們講法輪功是什麼,法輪功怎麼樣使人身心受益,這個鎮壓又是這麼大範圍的,那麼多人被抓了。」

就在海內外學員們四處奔走,積極尋求與中國政府對話的管道,希望和平解決這場危機的時候,1999年7月29日,發生了人類歷史中最黑暗的一幕。

(夏女士,美術設計師)「當時外地來了許多弟子,我們就在一家旅館裡租了許多房間。當時大家在準備去國會的一些資料,有一個弟子突然進來,告訴我們師父被通輯這個消息。當時大家毫無思想準備,房間裡突然就鴉雀無聲了。」

對於正處在魔難之中的法輪功學員來說,這個消息無疑又是一場嚴峻的考驗。逐步升級的鎮壓形勢,使人們開始認真思考自己所要選擇的道路。

(楊先生,醫學博士)「就是說你修煉到底為了什麼?面對這樣一個壓力,面對這樣一個這麼巨大的打擊,那麼你要不要修煉?你要修,你為什麼修?這是一個不得不問的一個問題。當時我們做記者招待會,當時我就得問我自己,我到記者招待會我來說什麼?我跟人家講什麼?我到這兒來幹嘛來了?我自己要回答這個問題。後來我想,我到這兒來就是按照法輪大法要求學員做的,按照李老師要求的修煉真、善、忍來了,來講這個真相,讓這個好的東西讓大家都受益,不要把一個好的東西說成壞的東西。」

整整2個星期,來自世界各地的幾百名學員奔走在華盛頓的大街小巷。他們的足跡遍佈美國各級政府、媒體和世界170多個國家的駐美大使館。為了能讓更多的人們瞭解正在中國發生的這場鎮壓和迫害,學員們頂著盛夏的烈日,在華盛頓廣場舉辦了多次活動。他們中有很多人是幾經奮鬥才在異國他鄉站穩腳跟的傑出人才,這場突如其來的鎮壓,使他們也同樣面臨著人生中的重大決擇。

(向先生,電腦工程師)「那個時候我自己也是很忙,都來不及請假我就跑出來了。結果我那個老闆就給我發了一個Email,說我不能這樣。那天下午我回到辦公室,我看到這個email,我在那兒想了一下,我就給他寫了一封很長的一封信。大概意思就是說,我說在美國這個地方,自由、人權、宗教信仰的自由好像都是與生俱來的天賦人權。但是呢在中國,這些在美國人看來很自然的一些權利呢,你是需要付出生命的代價才能得到的。那麼我現在呢,就在為我的中國的同胞們爭取同樣的權利。結果第二天我的老闆就跟我說,他把我叫到辦公室,他說他不是那個意思,他就說以後碰到這種事情,你只要事先給他打個招呼就可以了。」

1999年7月23日,加拿大政府譴責中共鎮壓法輪功。

1999年8月4日,聯合國世界公民聯合會譴責中共侵犯人權。

1999年8月6日,25位美國參議員簽署聯名信,要求江澤民立即停止鎮壓法輪功。

1999年9月10日,40位美國眾議員簽署聯名信,反對鎮壓法輪功。

1999年8月9日,美國首都華盛頓宣佈「法輪大法周」。

1999年8月18日,澳大利亞在人權對話中提出法輪功問題。

1999年8月25日,美國政府敦促中共履行國際人權相關條約的義務,保障人民的信仰和宗教自由。

沒有了對結果的執著,放下了對個人利益的考量,學員們無私的付出換來的是世界的尊敬和支持,同時也徹底打破了江澤民想要3個月內消滅法輪功的企圖。

正如李洪志先生所說「歷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在經歷了最初幾個月急風驟雨般的攻擊之後,學員們又開始了對這場鎮壓實質,和在這種情況下該如何修煉的認真思考。

敬請收看「我們告訴未來」第七集:艱難歲月

One thought on “我們告訴未來(6):在魔難中

  1. 法輪功是被江澤民蓄意誣陷的實實在在是千古奇冤。而法輪大法確確實實是一部讓人與社會道德回升、讓人返本歸真的佛家上乘修煉功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