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告訴未來(9):來源與使命

責任編輯:田茗心

這是韓國慶州市正覺寺。38歲的金海日和尚在正覺寺修行已經16年了。2005年的5月初一,一位到廟裡來參加藥師如來法會的香客發現,在這座木雕彌勒佛像左手的衣袖上有一束米粒大小的白花。金海日後來認定,這個在既沒有泥土也沒有肥料的地方盛開的,就是佛家傳說中的優曇婆羅花。

在這之前的兩個多月前,全羅南道的須彌山禪院和京畿道的清溪寺等地也曾發現了此花。而韓國最早發現優曇婆羅花,是在1997年7月。當時,京畿道廣州郡一家寺院的方丈,在金銅如來座像的前胸部位發現了24朵優曇婆羅花,有數百人趕來觀賞。現在,優曇婆羅花的蹤跡已經出現在世界很多地方。

金海日向我們介紹說:「據佛經記載,優曇婆羅花每三千年開花一次。這種花的出現意味著有轉輪聖王來世間傳法度人。」優曇婆羅花開的現象,無疑使古今中外各民族一直流傳的有關「神將要回來」的種種傳說和預言,有了一個具體的時間座標。

(章天亮,美國喬治·梅森大學客座教授)「我們看到中國,她對神歸來的預言就非常的具體,非常的詳細。每一個統一的朝代幾乎都留下一個系統的預言,比如說漢代的《馬前課》,唐朝的《推背圖》,宋朝的《梅花詩》,明朝的《燒餅歌》。如果我們仔細研究這些預言的話,會發現他們都指向了歷史的今天將會發生一件大事。人類將經過一場浩劫,同時聖人會出世,會行於世間。在經過這場浩劫之後,人類呢會走入到一個非常美好的新紀元,宇宙也會得到更新。」

世界上不論有多少民族,他們似乎在歷史的開篇處都有驚人的巧合。第一個相同之處就是泥土造人的傳說,在西方,上帝用泥土造了人;在東方,女媧也用泥土造了人。其次,各個民族幾乎都保留著對一場大洪水的記憶,西方有諾亞方舟,中國的古籍《尚書‧堯典》,記載東方的大洪水是「湯湯洪水方割,蕩蕩懷山襄陵。」最後,就是他們都在等待神的歸來。從東方佛經中記述的彌勒佛再來,到西方《聖經》中預言的上帝來進行末日審判,從非洲的埃及法老等待神回來喚醒他們,到南美瑪雅人對宇宙更新期的計算,人們似乎都在等待著一場必將發生的歷史大事。

那麼優曇婆羅花在佛陀講此法2500年後如約現身世間,他意味著甚麼?對於熟悉這些歷史的人來說,他傳達的信息是直白的。

這裡是美國加州理工學院。2002年3月的一個傍晚,路燈亮起,繁忙的校園慢慢歸於平靜。但是與平常不同的是,這時的校園裡一下子多了很多東方人面孔,空氣中也瀰漫著一種興奮的氣息。這些人是當天接到通知後匆匆趕到這裡的法輪功學員。

(吳英年,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教授)「在那之前,實際上我們就知道李老師在其他各地已經是見了各地的修煉者,然後講了很多新的一些內容。那麼在這之前,就是前一兩天的時候,我們才得到通知,就是說李老師要到帕薩蒂納的加州理工大學講法。所以那天就是洛杉磯本地的,還有聖地亞哥的來了大概,我想應該有一兩百位法輪功修煉者吧。」

李洪志先生的這次講法,後來被整理成專著《北美巡迴講法》。這是李先生在海外傳法多年以來,唯一一次連續到美國各地和學員們見面並巡迴講法。

(葉科,美國南加州大學客座教授)「大家就在坐著的時候,師父就進來了。大家也是非常的激動,一下子大家一起都站起來,然後也是拚命的鼓掌。然後前面的學員都擋住,後面的學員也都看不到了。但是就是師父一直讓大家停止鼓掌,大家才坐下來。」

在這間能容納一百多人的階梯教室裡,學員們坐得滿滿的,甚至走廊上也站滿了人。也就是在這裡,李洪志先生把宇宙的更新、歷史的安排、世人的來源、大法弟子的使命,完整詳細的揭示了出來。並且第一次明確的告訴他的弟子,法輪大法弟子的修煉,絕不是為了個人簡簡單單的圓滿問題,而是在宇宙更新的重大時刻救度眾生。

(吳英年,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教授)「那麼李洪志老師就是問大家說:『救度眾生再有十年,你們還幹不幹?』大家異口同聲都說『幹』。那麼其實這個問題,並不是說當時熱血沸騰啊,表決心之類的。所以當時我覺得,大家都是很平靜吧,因為經過這些,我們有足夠的信心,就是對自己的信仰,有足夠的堅信,能夠繼續走下去。所以不管是十年、二十年,還是一生吧,其實都是,我們都有信心堅持下去。」

(劉毅,波士頓大學遙感碩士)「我記得非常的清楚,當時聽完師父北美巡迴講法以後,有的時候坐在汽車裡面,看到很多人在馬路上都開著車,哎喲,當時就,也是無名之中,眼淚就流下來。就是心裡就在想,哎呀,師父告訴我們這些人都是高層生命,都是從天上來的,現在卻在地球上,就是把自己當成一個人,認為自己只有幾十年,那麼在汽車裡面,那麼晚還開著車,為名利、為生計、為生存在奔忙。我當時真的是眼淚就流下來。從那以後吧,就是覺得人世中的人都是非常珍貴的。」

對於一般人來說,李洪志先生講的這些話和法輪功學員的感悟,他們也許不能夠完全理解。但是,任何人都可以感受到的是學員們那顆真摯的心。這是一群真正心裡裝著別人的人,他們願意為了別人生命的未來而付出自己能夠付出的一切,無條件的,天長地久的。

在那段艱難的歲月裡,時間用它冷靜的目光,注視和檢驗著這些修煉的人如何兌現自己的承諾。中國東北長春在3月初的時候,依然春寒料峭。2002年3月5日晚上8點,當人們一邊吃晚餐一邊看電視的時候,電視裡突然出現了意想不到的內容。長春法輪功學員張忠余見證了這一幕。

(張忠余,長春法輪功學員)「2002年3月5日的晚上,我要買一些東西,我就來到了位於長春亞泰大街和三道街附近的一家食品店。當我跨入店門的時候,驚奇的發現店主和三、五位顧客正在圍著看電視的鏡頭,他們議論著,顯得很驚奇。我抬頭往電視一看,電視正在播出法輪功真相節目,其中有自焚真相、《法輪大法洪傳世界》,還有李洪志師父和法輪大法受到各國政府、團體褒獎的一些鏡頭等等。我看了非常高興。這時店主看又進了一個人,他好像有一點害怕的樣子。這時他自言自語的說:『是不是誰家在放光碟?』意思是這光碟訊號傳到這個小賣店裡來了。他試著又調了其他幾個頻道,可是其他幾個頻道都在同樣的播出法輪大法真相的節目。我為了消除他的緊張情緒,我說:『這個節目很好的,咱們看吧。』這時他就不再調了。」

這就是震驚中外的長春電視插播事件。長春市有線電視網路的八個頻道同時無間隙播出多部法輪功電視片,時間長達四、五十分鐘,估計上百萬長春市民都看到了這一插播。事件發生後,吉林省一共抓捕了5000名法輪功學員。江澤民下密令,對插播的學員「殺無赦」。

(張忠余,長春法輪功學員)「在3月11的晚上,我看到幾乎每個路口都有一、兩輛警車在把守著。」

張忠余當晚去了參與插播的學員劉海波家。正在談話間,突然大批警察闖入劉家,連同劉夫婦和張忠餘一起綁架。」

(張忠余,長春法輪功學員)我們剛剛談大約10多分鐘左右的時間,只聽房門嘩啦一下開了,衝進來七、八位便衣警察,為首的一個拿著手槍,在指著我們:『不許動』。我和劉海波看到這個情景,我們都很鎮靜,因為我們沒有幹壞事,我們沒有甚麼可怕的。這時他們三、四個人圍著我們一個人,在廳裡邊毆打我們,邊試圖繼續捆我們。大約打了能有10多分鐘的時間,我低頭一看,我地上有一灘血。我這才意識到,這是打我的其中一個警察拿著手槍托在打我的腦袋,我的腦袋有幾處淌出了鮮血,已經流下了一灘。大約打了10多分鐘之後,我和劉海波已經沒有了掙扎的力氣,幾乎到了休克的境地了。我和劉海波被拖入長春寬城公安分局後,我們分別在兩個屋裡,對我們施行酷刑。這時惡警拿電棍,大約能有這麼長的電棍,幾個人同時電擊我身體的各個部位。當時我清楚的感覺到,當電我胸部的時候,這個電棍好像能把我整個胸穿透了一樣。同時他們包括電擊生殖器等等,身體各個部位沒有電不到的地方。六、七個人同時在毆打我,電擊我。又過了大約一段時間之後,我聽到旁邊又過來一個惡警,走進我的這個房間來。我只聽到惡警在打電話說:『長春市醫院嗎?這裡有一個叫劉海波的沒有心跳了,來一輛救護車來。』這時我想劉海波肯定是被折磨得已經是不行了。後來果然證實,劉海波就是在當時已經被折磨致死了。」

事後據明慧網報導,惡警用極其殘忍的手段將劉海波全身衣服扒光,把其銬在老虎凳上,用高壓電棍從肛門插入體內,電擊內臟,使劉在極度的痛苦中離世。寬城區分局沒有通知劉的家屬就將其屍體祕密火化,對外謊稱其死於心臟病。

遙望故國淚花飛
魂縈夢繞知是誰
不知親人可安康
不知山水可青翠

這是一段中國人熟悉的旋律,這是幾句中國人常聽到的問候。「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在自己眷戀的那片土地上,父老鄉親們可安好嗎?在鋪天蓋地的造謠宣傳之下,他們是否有機會瞭解大法的真相呢?

(章天亮,美國喬治·梅森大學客座教授)「在《戰國策》上講過一個故事,說孔子的弟子曾子,素有賢名,他的媽媽對他也非常的瞭解。但是有一次,有一個和曾子同樣姓名的人殺了人,有三個人先後跑過去,對曾子的母親說同樣的話『曾參殺人』。第一個人說這個話的時候,他的母親是完全不相信;第二個人說的時候,他的母親是半信半疑;第三個人說的時候,他的母親不但相信,而且嚇壞了。」

「曾參豈是殺人者,讒言三及慈母驚」。對於法輪功學員來說,李白的這首詩是現實的真實寫照,只不過現在不是3個人在講,而是整個國家機器開足了馬力在進行造謠宣傳。一般的老百姓,根本抵擋不住這樣的洗腦攻勢,從而在頭腦中產生了對法輪大法和大法修煉者排斥、甚至仇恨的心理。從小受無神論教育的人們,不會認為這樣的思想有甚麼關係。可是,真正瞭解歷史和宇宙規律的人,會知道這件事情的份量。

(章天亮,美國喬治·梅森大學客座教授)「耶穌在進耶路撒冷之前,他流著眼淚說:『耶路撒冷啊,你常常殺害先知。』那麼後來耶穌背著十字架走向刑場的時候,有一群猶太的婦女拉著耶穌的衣角哭。耶穌當時對她們講:『耶路撒冷的女子,不要為我哭,當為你們和你們的子孫哭。』耶穌說這個話是甚麼意思呢?經過兩千年哪,我們回過頭來看一看,我們大概能夠體會出耶穌當時所說的話他的心態和含義。在耶穌離去之後不久,猶太人就大難臨頭,他們被羅馬人大量的屠殺。」

這段記錄在路加福音第23章第27和28節的耶穌的話,是他的弟子當年在耶穌身邊的親眼見證。而耶路撒冷和猶太民族,也正如耶穌所預言的,在兩千多年的時間裡承受了無數的苦難。

(章天亮,美國喬治·梅森大學客座教授)「為甚麼呢?佛家是講因果的。耶穌是個先知,他是一個神。人把神釘在十字架上,這是多大的罪過?不僅僅是當初判耶穌死刑的那些人和當時看熱鬧的那些人,整個猶太民族都在為這個事情承擔罪業。」

滄桑的歲月已經走過,這苦澀的文化沉澱到今天也許有著特殊的用意,因為這是一個特殊的時代。先知們在歷史的不同時期不斷的重複著:今天的世人將面臨無比重大的前所未有的挑戰,或者說是一種選擇。

2010年9月5日,李洪志先生在紐約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上再次講述了這樣一個道理:「人們認為法輪功是在被迫害,其實是世人在被迫害。為甚麼哪?因為他在這場迫害中聽信了邪惡的謊言,對法輪功有了仇恨,可是法輪功是宇宙大法在世上的叫法,大法弟子是在證實法,是救度眾生的法徒,是有重大使命的,也就是說,是神的使者。如果世人心裡裝上了對大法與大法弟子不好的念頭,或者是對「真善忍」這宇宙的根本法理詆毀或不認同,特別是直接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對大法說了不好的話、做了對大法不好的事情的,就會被神淘汰、銷毀。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再嚴重,他們都是在神的路上,早走和晚走都會圓滿與歸位的,而真正被迫害的不正是人嗎?」

這就是法輪功學員向世人講述真相的真正原因。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他無心在世間確立甚麼,法輪功學員甚至清楚的知道,即使他們今天甚麼也不做,歷史很快會翻過這一頁,新的紀元會到來,真相會大白,法輪大法的名譽會被恢復。但是,在這個中外預言中所指向的關鍵時刻,世人面臨重大選擇的關頭,很多人卻會因為聽信了謊言,而做出錯誤的選擇,從而失去未來。

「蕩蕩天門萬古開,幾人歸去幾人來」。從久遠的歷史中走來,每一個生命都是最值得珍惜的,李洪志先生告訴他的弟子去救度那一方眾生。於是,世人看到了法輪功學員們以血肉之軀擋在萬眾之前,他們用鮮血換取了一瞬間的真相,他們用生命托起了一份讓世人選擇的機會。

參與長春插播事件的15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4至20年,至少8人被虐致死。主要插播者劉成軍,在經受了一年九個月殘酷的牢獄折磨後,於2003年12月26日離開人世。另一位插播者雷明,雙腿被酷刑致殘,從監獄保外就醫,30歲的小夥子體重只剩70多斤。這是他出獄3個月後拍的錄像。2年零5個月後,雷明含冤去世。

就在長春做插播的法輪功學員被抓到監獄酷刑迫害,甚至已經被迫害致死的時候,在中國的大江南北,更多的法輪功學員走了出來,做著同樣的事情。2002年4月20日,中國黑龍江省哈爾濱、大慶、雙城、齊齊哈爾、牡丹江、佳木斯、鶴崗、雙鴨山、雞西等市有線電視網路被插播法輪功真相節目,時間最長達75分鐘。2002年5月12日,中國內蒙、雲南、四川、貴州、河南、湖南、青海、陝西、甘肅等十個省的地方電視台,「村村通衛星廣播電視」,在轉播中央台《新聞聯播》中攻擊法輪功的節目時,突然中斷3分鐘,直到節目停止。

卜運算元

壯舉遍宇驚
慘烈人神泣
縱赴魔窟煉獄煎
亦救蒼生起
未怨苦寒襲
笑對邪風戲
傲雪迎霜分外嬌
更有香飄溢

中國大陸大法弟子
2002年

每天凌晨4點不到,當大部分的人還在沉睡的時候,中國大陸某處的一小套公寓裡的人們便已經起床,開始了他們不尋常的一天。這是一個法輪功學員的資料點。您現在看到的是學員自己拍攝的,記錄他們一天生活的錄像。辦資料點是大陸法輪功學員的一種特殊活動。在那裡,法輪功學員們製作講述法輪功真相的資料向社會發放。2002年年底,在中國大陸的學員當中出現了一種新的形式,叫做「資料點遍地開花」。就是把以前真相資料集中在一個地方大量印刷的方式,變成了到處組建小型資料點。這樣既加大了製作資料的總量,又比原來更加安全。從那以後,「資料點遍地開花」就成了國內法輪功學員向世人講真相的最主要的形式。許多學員因為製作真相資料而被抓捕,被迫害得流離失所。而被迫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在異鄉,在溫飽都不能保證的情況下,又艱難的組建起新的資料點,就這樣前仆後繼、生生不息。

您現在看到的這個錄像,就是被迫害得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臨時組建起來的一個資料點。他們彼此之間可能以前並不認識,他們很可能沒有任何的收入,他們的生活標準維持在最低水平,他們背井離鄉在異地舉目無親,並且時刻處於警察的追捕之下。而這樣的資料點在中國大陸數量巨大,很多資料點甚至比您現在看到的情況更加艱難。

(高晉英,中國法輪功學員)「他們住的那個地方,整個就是一個民房。這一個民房裡邊除了一個風火爐,我一說風火爐可能大家都知道,就是燒那個煤球的,燒煤球那個爐子,就那一個爐子。十幾個人在那一個屋裡住。住,就是在地下在地下睡覺,地下就是水泥地。他們鋪了一個塑料布,很大一個塑料布,就在那塑料布上睡。被子,沒有被子,怎麼辦?他們就是穿著衣服,從來沒有脫過衣服。就是四、五個人蓋著一床被子,就蓋著一床被子。就在那個艱苦的情況下,但是有這樣艱苦的情況下,在這樣的房子,有時候還要被邪惡給盯住,就得要搬家。搬,有時候他們找不到房子,他們在野地裡、在河灘裡睡;有時候還在玉米桿都收起來了以後,他們都睡在地裡,他們鑽到玉米桿裡睡;有的時候就真是最困難的時候,他們還在雪地裡還有睡過,在柴火垛裡睡,就那樣。」

這些色彩鮮艷、圖案美麗的禮品紙,可能是這間簡陋的屋子裡面最為靚麗的物品。各種書籍、資料、護身符經過仔細的包裝,甚至還被繫上了可愛的蝴蝶結,裝在塑料袋裡。這樣就保證不管颳風下雨,不管在甚麼地方,它們都不會被弄髒。也許,看到它的人會因為它的美麗和乾淨而願意把它帶回家吧。

寒冷的冬夜,萬家燈火齊上的時刻,人們紛紛回到了各自溫暖的家。而這間公寓裡的人也是在這個時候,帶著同修白天做好的真相資料,和屋裡的人簡單道別,走出房門,進到黑暗的寒風中發放資料。而這簡單的道別,淡淡的微笑,在雙方的心裡其實都有不輕的分量。

(李偉勛,法輪功學員)「2002年的時候,我從監獄出來的時候,我沒有辦法回家,我也不能去我的親戚家裡頭,我和五十幾名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在一起。他們都各自聚集在各自租的房間裡頭,三、五、七、八人不等。他們都是這樣早晨起來學法、煉功,然後做真相資料,然後出去分發。分發的地點有居民區、有商場、有農村、有城市,遍布都是。但是我們都知道早晨出來,晚上不知會誰不回來。我們也知道今天住在這裡,明天不知道要上何方。有的時候這個居住點和那個居住點,你真到那兒去看他的時候,真的是人去樓空,這是經常發生的事情。」

在中國廣袤的土地上,在那些不起眼的城市和鄉村的深處,無數的法輪功學員就是這樣默默的堅持著。看似平凡,但是修煉的真機就在其中。在巨大的痛苦、利益的割捨、名譽的被毀、甚至無邊的寂寞中,能夠堅持下來,能夠始終把別人裝在心裡,而把自己的苦難放在一邊。這個過程能夠造就一個無私的生命,而它也正是法輪大法的修煉中修煉人所必須達到的標準。

(高晉英,中國法輪功學員)「這個同修是個年輕人,他跑得也很快,我們當時給他起了個外號,起了個外號,叫他『神蹤太保』,因為他的腿特別快。就在正寫的時候,那警車就跟上了。警車就跟上要攆他,開著警車攆,他就在前邊跑。當時有一個出租車,這個出租車司機他還是挺正義的,他就把車開到跟前。他說:『小夥子,上車吧,拿五塊錢。』小夥子,『不』,這個小夥子,就這個同修他說:『不,我跑都行。』他就鑽這個小巷、小道,他就硬硬的就跑出來了。後來我們跟他交流的時候,跟他談這事:『你為甚麼那車你不坐呢?你坐不就更快嗎?』他說:『你要知道5塊錢。』他說5塊錢得要做幾個資料啊。他說我絕不能花這個錢啊,所以他硬硬就跑出來了。」

(李偉勛,法輪功學員)「他當時給我講,他說的,因為那是非常危險的事,因為那資料點會有警察注意和盯梢,或者是蹲坑的。他說那我也一定要去,因為那裡邊有他知道放的機器和資料,他說不能讓機器和資料損失了。去到那兒,就把所有的東西拿了出來以後,他開了一台車就拉出來了。我們都有一個體會,雖然在那麼嚴酷的情況下,那麼危險的情況下,但我們做這件事的時候心靜如水,沒有怕,只有一個念頭,把它拿出來,一定要拿出來。」

(章天亮,美國喬治·梅森大學客座教授)「一個民族是需要道德的脊樑,不管是遇到甚麼樣的艱難困苦和挫折,都要有一批人能夠堅守他們的信念和原則。在正常的社會中,這些話說起來非常的容易,但是在中國就很難,因為他是一個共產黨國家。共產黨不但掌握了全部的國家暴力,而且它自己就是一個十惡俱全的邪教,是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成。在這樣的情況下,大法弟子還能夠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能夠非常和平的去講真相,這是非常了不起的,可以說他們撐起了中華民族道德的天空。我想當歷史翻過這一頁的時候,未來的人他們會看到大法弟子今天所吃的苦和他們所做的事情,對中華民族的意義。這種道德的豐碑是未來的中華民族能夠繼續存在和復興的基礎。」

2002年的中國是個多事之秋。就在法輪功學員們默默的在中國大地傳播真相的時候,很多中國人的注意力卻都集中在了另一個地方——北京。2002年11月8日,中共十六大在北京召開,這次會議確定江澤民即將卸任國家主席和國家軍委主席的職位,這意味著他的勢力將從此衰落。就在他離任的前夕,對權力無比沉迷的江為自己安排了一系列高規格的出訪。這一年的六月,他藉著出席中亞安全會議的時機,首先出訪了歐洲4國。在北歐國家冰島,出現了這樣震驚世界的一幕。

(林曉旭,美國陸軍軍官)「當時我們知道江澤民要到冰島進行為期四天的訪問,對於海外的法輪功學員來說,覺得那是一個很好的呼籲中共政府停止迫害法輪功的一個機會,所以當時有很多北美的學員決定去冰島進行抗議。那我和我太太,還有一些亞特蘭大的弟子,在6月10日的時候坐飛機去冰島首都雷克雅維克。到了機場的時候,我們發現整個情況不是像我們想像的,有很多亞裔的法輪功學員,很快就被機場確認出來,然後把他們扣留在一邊,還有其他的一些法輪功學員,西方的學員也被扣留下來。」

(何偉,美國法輪功學員)「我們一共有二十六個人,我們發現凡是是亞洲人面孔都被攔截。後來在警察局的時候,他們對我們挨個進行審查。當審到我的時候,我問那個移民官為甚麼把我們留在這裡?他們說他們有一個名單,我的名單在上面。我就問他:『我們的名單是從哪來的?為甚麼我的名單在上面?』他不回答我這個問題。」

在黑名單上的人被冰島海關拒絕入境,被扣留在機場,有些人甚至連飛機都沒有坐上,而是滯留在了出發國的機場。但是有一部分法輪功學員在黑名單發出之前一週抵達冰島,所以得以順利進入。

(石偉,美國法輪功學員)「我進去了以後就和已經進去的一些學員在公園裡煉功。從早晨到傍晚來了很多冰島民眾,他們都很渴望知道法輪功的真相,知道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也很願意學,學得也很快,每一天都是一撥一撥一撥的人在這學。當到6月11日,就是那些學員被阻攔進不來以後,他們聽到這個消息以後,馬上都是就用手機發簡訊。一個就發給他所有的朋友,另外的朋友又發給他所有的朋友。一兩個小時之內,一下子所有冰島的人都知道了這件事情,發生了甚麼事情。」

(何偉,美國法輪功學員)「那天當天下午的時候呢,當時我們在警察局待了大概四、五個小時,有很多警察進進出出,他們對我們都很友好,而且對扣押我們這件事情表示都很氣憤,就覺得這在冰島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他們就告訴我們,在我們來之前,中國政府給了他們一堆誣蔑法輪功的材料。儘管他們都不相信,但他們迫於壓力,沒有辦法,只能執行命令。」

之後,冰島警察局派了一輛大轎車,把這26名法輪功學員送到了附近的一個小學校。

(林曉旭,美國陸軍軍官)「這所小學是專門騰出來關押我們這幫法輪功學員的。所以呢,這件事情在媒體上得到了相當大的關注。所以當我們一下車的時候,還沒進入小學校的時候,已經有一隊的記者在那裡等著了,電台的、報紙的、電視台的都有。」

(何偉,美國法輪功學員)「很多冰島人當地群眾也到學校來,對我們表示聲援。可是警察不讓他們進學校,當地很多人就表示說:『我們也是法輪功學員,你把我們也一起關起來吧。』當時場面確實很感人。」

法輪功學員們到達小學校不久,冰島飛機場的最高警官就告訴他們,外交部長下令在下午4點以前把所有法輪功學員都驅逐出境,不管用武力還是用任何方式。

(何偉,美國法輪功學員)「我們當時就覺得很難過,就給他講清國內的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情況。我們對他說:『如果把我們都驅逐出境了,這樣就會給中國的主席更大的藉口來鎮壓法輪功學員,他會覺得他得到了國際上的支持。』因為國內每天都有法輪功學員被殺害,這樣就會有更多的無辜生命被殺害。我們給他看國內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照片,上面有老人、有嬰兒、有小孩、有很多年輕人。我們跟他說就求他幫助,幫助一下這些受迫害的人和群眾。當時看到他很受觸動,但是他還是無可奈何的說他幫不了我們的忙,因為這是外交部長的命令。後來我們就跟他說:『每一個正直的人都應該站出來制止這件事情,你能幫助我們。』他後來想了一想,他說他再打一個電話。過了一會兒,他告訴我們說,至少今天晚上我們可以在學校留下來。我們當時對他這個決定都覺得很高興。」

晚上9點的時候,大約有300多冰島的民眾自發的來到了小學校前面。他們想為被扣押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一次抗議示威活動,希望政府能夠允許他們們進入冰島。

(林曉旭,美國陸軍軍官)「那麼他們來到小學校的時候,我代表被扣留的法輪功學員出來和他們進行了一次交流。在這次交流上,我覺得自己是深受感動的,因為他們的熱情支持和那種善心深深觸動了我。當時我站在一個,因為沒有很適合的高地,幾百個人也聽不太清楚我的講話,所以我就站到了一個欄桿上,讓所有的人往後退,然後我跟他們講法輪功學員對他們誠摯支持的一個衷心的感謝吧。然後我給他們教功,他們每個人都靜下心來煉第一套功法,那個場面也是非常壯觀。當時幾百個人圍著,在學校的一個小廣場上,擠得滿滿的,每個人在煉第一套功法。」

當天夜裡1點鐘左右,警察叫醒正在休息的法輪功學員,告訴他們可以入關了。6月13日,在江澤民抵達冰島的當天,冰島最大的報紙刊4個整版的廣告,向法輪功學員道歉。由於此廣告是由冰島國會議員、社會知名人士等450人聯合刊登,在冰島引起震撼。廣告以「對不起」3個中文大字為標題,標題內容則是「向法輪功學員道歉」。廣告強調,冰島政府屈從中國獨裁者江澤民,拒絕法輪功學員進入冰島和平抗議是錯誤的決定,冰島人民感到羞愧,向全體法輪功學員道歉。

(王工石,加拿大法輪功學員)「我們在街上碰到很多冰島的民眾,他們看到我們就向我們道對不起,告訴我們冰島政府的行為不代表真正的冰島人民。」

6月14日江澤民正式官事訪問期間,來自冰島各地超過一千人聚集在政府議會門前和平示威遊行,抗議中國獨裁者江澤民到訪,並呼籲政府立即取消限制法輪功學員進入冰島的「禁令」。

(林曉旭,美國陸軍軍官)「很多人舉著自製的法輪功的banner、橫幅,還有很多人甚至用黑色的布蒙住嘴巴,象徵著中共政府不讓法輪功說話,也是抗議冰島政府配合中共政府,不讓法輪功學員進來抗議,好像不讓法輪功說話,所以他們用很有標誌性的黑色布條蒙住嘴巴來抗議。」

冰島全國只有25萬人,警力只有600(人)。上千人參加的示威請願活動,對當地來講是很大的事情,代表廣泛民意。因為冰島的大規模抗議,江澤民不得不提前離開冰島,前往立陶宛。

(林曉旭,美國陸軍軍官)「冰島事件並沒有在江澤民離開冰島的時候就結束了,之後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到冰島去教功,因為有太多的民眾要學功。一年之後,當時冰島的信息保護局經過調查之後,還專門做了一個正式的裁決,裁定冰島的司法局針對法輪功學員用黑名單阻止他們入境,這一作為是非法的。所以這個後效應一直持續著。到了2011年的時候,冰島的外交部長還專門在一次會議上對法輪功學員道歉,強調他們將近10年前的這個作為是不合理的。」

江澤民離開冰4個月之後,在十六大前夕,江為自己安排了最後一次高規格的出訪美國。10月22日,美國中部城市芝加哥的奧亥爾機場陰雲密布,戒備森嚴,這裡是江澤民出訪美國的第一站。為了能夠掙得門面,江為這次行程頗費了一番心思。除了將權力移交的中共十六大延期舉行,中共駐美領事館還專門花錢召集海外留學生和親共僑領夾道歡迎。但是江澤民此行所到之處所見到的都是法輪功學員立掌靜候。就在江澤民住進瑞茲酒店的當天,三位專業遞傳票人和四位法輪功學員,攜手完成了一項具有歷史意義的任務。

(胡志華,美國法輪功學員)「我是作為翻譯,當時旅館裡面有大概四、五個中方的穿便衣的保安人員。他們看到我們進去了之後,就問我們是做甚麼的。然後知道我們是給江澤民遞傳票的,他們就很緊張,其中有幾個人還威脅我們,讓我們馬上離開。但是我們遞傳票這個律師委託人,她堅持要把傳票遞到這些保安人員手上。」

(泰瑞·瑪什,美國律師)「法院發傳票時告訴我們,我們可以把傳票送達保安人員,並且告訴我們可以把傳票交給警察負責人格裡芬,由他代江澤民接受。所以我們由遞傳票人員親手交傳票給格裡芬,他接受了那些文件,所以他再次被送達。之後我們還將文件的復印件郵寄,每次我們有甚麼文件我們都郵寄,用快遞而非普通郵寄,用快遞郵寄給中南海。江澤民被送達了法院傳票。」

這是中共建政以來最高領導人首次在國際法庭上成為被告。它明確地向實施迫害的鎮壓者發出了一個信息:無論是誰,都必須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都必須對自己所犯下的罪行付出代價。在江澤民逗留芝加哥短短的一天時間內,大約兩千餘名法輪功學員從世界各地匯集芝加哥抗議江澤民。

就在江澤民離開芝加哥的兩個星期後,11月6日,美國芝加哥市長及議會全體通過法輪功決議案,譴責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的迫害和犯罪,並要求美國政府調查中國政府及其外交官對修煉法輪功的美國居民進行騷擾的非法行為,訴諸於法律乃至驅逐其出境。

也是在這一年,加拿大國會一致通過聲援法輪功動議案,要求中國釋放被監禁的法輪功學員。瑞士日內瓦州大議會通過R461號決議,關注中國侵犯人權,特別是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7月28日,美國國會以420票贊成0票反對一致通過第188號決議案,敦促中國政府停止迫害法輪功。

(伊蓮娜·羅斯雷婷恩,美國國會議員)「對法輪功的迫害必須停止,必須立即停止!」

(丹納·羅巴拉克,美國國會議員)「美國人民和你們站在一起。」

(湯姆·丹克雷多,美國國會議員)「立即停止迫害!」「

(林恩·伍爾西,美國國會議員)「我將和你們一起努力,直到全世界所有的人都獲得自由。」

(喬·哈佛,美國國會議員)「停止迫害法輪功!」

美國東北部的秋天是一年中最美的季節,因為山上的葉子這時開始變顏色,紅色、黃色、紫色、橘色,斑斕的色彩綿延不盡,和湛藍而高遠的天空遙相呼應。看一眼,就讓人心曠神怡,無限憧憬。此時,在馬里蘭州的一所高中的活動廳裡,三至四百名法輪功學員望著窗外的美景,也在憧憬著。這是一次小型的法會,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將出來講法。

(王工石,加拿大法輪功學員)「師尊在講到,照大法弟子這樣,現在這樣做下去的話,大概能夠救兩億中國人。當時在場的有很少的一些弟子聽誤解了,以為能救到兩億人就鼓起掌來。當時我們也都有點發愣。這時候就看到師尊非常嚴肅的一揮手:『只有兩億人吶,在中國大陸是有十四億人吶。』當然這不完全是原話,是我大概記得是這個樣子。當時就真切的感受到師尊洪恩浩蕩的,要救天下所有的人,要救所有的眾生,那樣慈悲偉大的胸懷。」

也是在那個時候,李洪志先生寫下了這首詩《快講》。

快講

大法徒講真相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

李洪志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一日

繁忙的世界依然在按部就班的運行著。但是,寶貴的時間也許就在眾人的不經意間滑過。接下來的歲月中,法輪功學員要如何做呢?

敬請收看「我們告訴未來」第十集:封鎖與反封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