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记忆中的李洪志师父

責任編輯:筱芳

亿万法轮功学员对李洪志先生的称谓都是:师父,师尊。师父,顾名思义:老师和父亲。在法轮功学员办的明慧网上,每天都有学员谈到自己如何在师父的帮助下进行修炼、得到身心升华的的故事,让人感受最深的是,法轮功学员对李洪志师父有着无限的感恩和敬意。

一、“李洪志师父给予我们的全是美好”

一个学员描述说,“我记得师父对他所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展现出极大的包容及谦逊。每当回忆起和师父相处的时光,就像一家人一样。沐浴在师父洪大的慈悲中,一切的愁苦都烟消云散,感到非常幸运、幸福!”

一位参加了大连第一期传法班的学员回忆说,“李洪志师父讲法深入浅出,博大精深。过去我曾看过一些经书,也练过一些其它功,从来没有听过这么深刻的法理。其它功法从来没有把人和人生讲的这样明白,更没有把生命和宇宙讲的如此深刻,师父讲的话句句使我心灵震撼,打入我的心灵深处。听了师父的讲法,使我心胸开阔,境界越来越高,真是神奇的功法呀!”

安徽合肥学员清泉回忆说,“我从小就一直问自己:我是谁?我为什么来到这个世上?人生百年究竟是为了什么?我找遍各门气功、武术以及佛教流传的经书,没有人能回答我。李洪志师父的第一堂课就使我清醒了,将我的心结一下解开,我回家后就立即用毛笔在宣纸上写下了大大的‘修炼’两个字,贴在墙上,我决定修炼了。”

“每期班李洪志师父都在课堂上给大家调整身体。学员反应很大,都觉得很神,有的一期班下来,一辈子所有的病都没有了。不仅在身体上的收益很惊喜,而且我感到一生都没这么心情舒畅过,一切都是那么透明,没有什么秘密、亲疏贵贱,人间的世态炎凉都进不了我们的课堂,大家素不相识可心想一处,都听老师的话,都要修炼,几乎每堂课散场时都恋恋不舍。”

山东学员净莲回忆说, “李洪志师父来冠县传法是1992年11月11日,师父为了使人们对法轮功有个初步认识,来后由县气功协会的领导人安排并陪同在冠县电影院作了一场气功报告,又在‘老干部活动中心’ 咨询治病三天。期间出现了许多神迹,严重的心脏病、癌症、脑血管病、高血压、植物人等都是手到病除。还有一位县医院的职工,从桥上摔下来摔成了植物人,已经躺了有几年了,听说师父在中心治病,家人就把他用车拉来了。只见师父用手拍了拍他的全身及头部,然后用手抓了几下,他就坐起来了,四肢都会动了。家人非常激动立即全都哭着跪下给师父磕头,很长时间都不想起来,周围的人都激动的说:真是活佛在世!七天班结束,我的所有的病,高血压、美尼尔综合征、严重的神经衰弱、关节炎全好了,十三年来从未犯过。”

一位台湾学员回忆说,“我有幸在1993年东方健康博览会上遇见了李洪志师父,我感到师父是那样的亲切,好像曾在哪儿见到过。师父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是那样的圣洁、慈悲、祥和。在博览会上我目睹了师父几乎是挥手之间就让一位70多岁、瘫痪了近二十年、腿上的肌肉都萎缩了的老太太站了起来。当她从新迈出了渴望多年的那一步,她的儿女们都给师父跪下了,老奶奶也哭倒在师父的脚下。这一幕让我震惊了,站在医学角度上,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它却真真实实展现在眼前。我感到这位李洪志师父是一位超人,这个功法是一个超常的功法。自那以后,我走上了修炼之路,也改变了我的人生。”
二、“这位老师怎么这么正,正的让人不可思议”

一位参加北京第11期法轮功传授班的学员说,“我是48年出生的,我们这一代人赶上了文化大革命 ,亲眼目睹了人世间各种辛酸苦辣、啼笑皆非的政治游戏,在惨痛的现实中学会了独立思考,对政治、权力、各种思潮都会冷静地跳出来观察它,评判它的对错。但我想人的生命是短暂的,经历也是有限的,不可能什么都亲身去体验。那么信与不信就看老师本人,老师可信那么老师讲的就可信。我仔细地观察李洪志老师,只要老师在场,我的眼睛就不离开,每一个音容笑貌,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看在眼里,放在心上。”

“我就觉得这位老师怎么这么正,正的让人不可思议,没有人间任何表面的东西掩盖,一切都是那么真实,没有造作,没有夸张,没有牵强,没有掩饰。开课的方式也不同于我所见过的任何一个集体讲话的方式。老师到点就上课,不绕弯,直奔讲课内容,也没见哪个社会名流来捧场,没有前呼后拥一群人围着。学费也很低,十堂课九天50元,老学员还减半。老师在各地讲课都是由当地气功科研会邀请主办,办班收入和气功科研会四、六分成,所得的这一少半除去随行工作人员的吃住旅费等,也就剩不下多少了。有两个农村老太太想听课却没钱买门票,李洪志师父听说后,告诉工作人员,免费让她们进班听法。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十分受感动。”

“有一天从十二期班上下课回家,我在五棵松地铁站等车,看到李洪志师父从后面走来,旁边有他的家人,还有一位学员,他们提着饭盒。车来了人们拥着进车门,我看到老师一点不着急,让别人进,几乎是最后进来。我注意到他进来时还有一两个位子,如果动作快就能坐上。我在心里着急,心想快点,可他静静的,似乎根本就没感觉。人们瞬间就挤着坐定了,几乎剩他一人站在那里。我的心在翻动,就感到他和我们那样地不同。我默默的想,他是以什么样的心态来对待周围的世界呢?渐渐的我心里升起了一个字,就是‘正’。 ”

一位重庆学员回忆说,“93年、 94年,李洪志师父两次来重庆讲法,每次都是住价格低廉的宾馆,宾馆人员不理解地问:‘李老师,你也是很有名望的气功师了,应该住高级的宾馆。还住这么简朴的宾馆?’李洪志师父微微一笑,什么也没说。师父吃饭很简单,从不大鱼大肉,有时一小碗面。重庆人爱吃辣椒,有次师父午餐吃小面,老板不知道师父是北方人不吃辣椒,在面里放了很多辣椒,师父辣得满脸是汗,什么也没说,静静地将这碗小面吃完了。还有一次师父在一家个体小餐馆吃饭,师父将饭中一颗谷子剥开后吃下,当时很多学员看见师父不浪费一粒粮食,个个都不再将剩饭倒掉了。”

一位武汉学员回忆说,“一天中午,李洪志师父讲完课后走出礼堂,一辆小轿车赶过来想拉师父上车。师父拒绝了并跟他们说了几句话,他们不得不开车走了。然后师父又走了一段路,找到一个卖食物的小摊,买了几个包子作为午饭吃了起来。第二天我遇见了昨天在小轿车里的几个人,一问才知道他们是当地气功协会的,因为老师在各地讲课都是由当地气功协会邀请主办的,所以昨天按惯例请气功师吃饭,没想到被师父拒绝了。他们感叹:来武汉的气功师都接受他们的邀请,赴宴洗尘,只有法轮功的李洪志老师不讲这一套。”

一位早年跟随李洪志先生的学员说, “李洪志师父平日行、住、坐卧端庄,平易又极具吸引人的威严。那么多年,我从未见师父坐沙发、椅子时翘过腿,仰过身。对于年岁大的学员,师父从不摆架子,在称呼上语气上非常尊重。每次送学员或客人出门,师父站在门口一直目送客人至看不见了才转身回屋。这一细节这么多年来一直印在我的脑子里。”

三、“李洪志师父永远先为别人考虑”

李洪志先生无论做什么总是为弟子考虑,说话的语气又总是那么亲切和蔼,学员们在师父身边感受到的总是慈悲、祥和与温暖。

一位学员回忆说,“在李洪志师父来大连办第二期传法班时,我是工作人员。一天,在讲法休息时,师父亲切的问我:‘怎么样,生活有困难吗?’我当时一楞,心里纳闷,师父怎么知道我家里的经济情况呢?我告诉师父:‘没有。’ 师父接着问:‘能行吗?’ 我说:‘能行’。师父亲切的对我说:‘够吃够用就可以了。’ 这句话对我触动太大了,我知道这既是对我的深切关怀,又是指导我修炼的重要法理。这句话一直铭刻在我心中,使我面对困难心不动,一直保持乐观的心态。”

照像,是所有参加学习班学员的心愿。李洪志先生无论怎么忙、怎么辛苦,从不拒绝学员的要求,安排时间照像。一位学员说,“照像可是个苦差事,几千名学员都要跟师父照像,谁也不放弃。就这样,师父被请来请去的。当时赤日当空,炎热袭人,师父从不烦,总是祥和的、慈悲的、笑容满面的走来走去与大家一起照像。”

一位台湾学员回忆说,“一次法会结束后,李洪志师父答应与各国学员合照,大家听到都很兴奋。台湾有位学员眼盲行动不便,合照后大家只顾抢着跟师父握手,没顾及到她。师父却主动过去和她握手。这位眼盲的学员事后激动的跟我说,‘师父和我握手耶!’ 李洪志师父事事都为别人着想,对每一位学员的心都是一样的。”

一位参加郑州讲法班的学员回忆说,“那是1994年的夏季,骄阳似火,当时郑州气功承办部门提供的场地是一个废旧的体育馆,李洪志师父讲法用的麦克风是临时拉的电线。第一天上午讲法的时候,麦克风的声音还没有调好,有时学员听不清楚。到了下午师父讲法时,麦克风的声音就非常清晰了。后来学员才知道,是师父在讲了一上午课的情况下,没有吃午饭,冒着炎热的酷暑,调好了麦克风。事情做完了,下午的讲法时间也到了,师父又慈悲、安详的坐在讲台上为学员讲法。

“学习班结束的那一天,被李洪志师父的慈悲行为所感动的当地气功承办单位的负责人在大会上对全体学员说:‘你们的师父那天中午没有吃饭、休息,也没有告诉我们,自己默默的做了本应该是我们做的事。’ 我当时听了,热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这就是我们伟大的师父,事事都为别人着想,心里永远是想着别人;用尽人间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们对师父的尊敬。”

很多学员都提到,“李洪志师父总是提前来到课堂,总是准时上课,从不耽误学员一分钟。在任何情况下,师父都不让别人等待自己。”

一个学员没见过师父,但2004年秋天偶然遇到一位按摩师,告诉他,“我亲眼看到过你们师父。那时大概是你们师父刚开始传法时,有一次我去吉林铁岭一位朋友家,你们李洪志师父也在场。你们师父高高的、满脸和气、说话非常谦虚,坐着的姿势很端正,手总是那么放着。吃饭时我那位朋友谈到邻居家的一位老太太有四个儿子都不孝顺,很野性,谁说骂谁。吃完饭后,你们师父让把那四个儿子找来,那四个儿子果然来了。你们师父非常和气的给他们讲了许多,那四个人都老实的低着头坐在那,静静的听着。从那以后,这四个儿子对老太太孝顺了,都变好了。”按摩师的妻子在旁边补充说:“他一看到电视播出的那些东西,就说都是造谣,那么好的人怎么能像电视上说的那样。”

四、“李洪志师父生活俭朴、随和”

一位长春学员与李洪志先生住在一个居民区,她讲:“李洪志师父家境清贫,家中最值钱的摆设是一台12寸的电视机。师父在出来传法之前,有许多人找师父治病。但师父从不收钱财,有时还准备一点水果来招待看病的人。”

一位当年跟随李洪志先生在各地办班的北京学员回忆说,“连续几年,在火车上师父只吃方便面。到了办班地点,晚上开课之前,师父向来不吃晚饭。讲完课回到招待所已是晚上八九点,招待所已没有饭吃了。师父也不去外面吃饭馆,一律泡方便面。我们也只好跟着师父吃。有时还是拿大袋子批发散装的方便面,一吃好多天。那几年真吃怕了,闻到方便面的味都不舒服。”

“师父吃饭不多,吃的也快,如有剩下的就打包带走,很节俭。后来我发现一个细节,师父和身边的学员在一起时,总是能比别人提前一小会吃完,先去结帐。1992年7月,师父刚来北京。我跟随师父出去办事。当时天正热,自己想求安逸,想打出租车,可师父却挤公交车,我也只好打消了打出租车的念头。挤了一身的汗,可师父的这种节俭深深的影响了我。电视上有人造谣说师父生活的如何奢华,我不知道它们这些谣言来自何处,它们有什么资格诬蔑与丑化我的恩师。从李洪志师父出山前两年开始,我跟随师父多年,至今让我感到学无止境。”

瑞典大法弟子蕾回忆说,“1995年,李洪志师父到瑞典来时只带着一箱廉价的方便面。他住的地方是只有一张床的小单间,公寓内空无一物,厨房里没有调味料,师父几乎每天自己煮方便面。我还记得,有一天师父问我在哪里可以买到盐。”

一位锦州学员回忆说,“李洪志师父衣食简朴,身着深蓝色的西服,袖口都磨白了,里边是旧羊毛衫,脚上的皮鞋也是旧的,但都很洁净。在招待所,学员看到师父吃的是馒头、稀饭或方便面,有时还在市场上买来一些黄瓜等青菜。可是师父却时时为学员着想,为了减少大家费用,师父把10堂课用8天时间讲完,有两天师父每天都讲两堂课。”

法轮功学员慧莲回忆到,“我第一次见到李洪志师父是在92年东方健康博览会上,进了大厅,五花八门的功派,眼花缭乱,但围在法轮功展位的人最多。师父穿一件很普通的外衣,里边是一件浅棕色的旧毛衣(好像手工织的),裤子、皮鞋也是旧的、但都很干净,整个人显得那么朴实、端庄、大方而又那么平易近人。后来跟班次数多了,发现师父很少更新衣服,十分简朴,但很注意仪表。一次我问了一个了解师父的功友,才知道师父衣服都是自己晚上洗,第二天,干了再穿上,很少添新衣服。在天津讲法时,师父的旧皮鞋坏了,怎么也不肯换双新的,还是几个弟子硬拉着师父到商店买了双新鞋换上的。”

五、结语

尊重事实的人已经看到,李洪志先生是位怀大志却拘小节的伟人,让亿万人身心受益,在点滴小事上也做到了言传身教。

一位大法轮功学员在李洪志大师的五十九生日贺卡中写到:“假如一位医生治好了我的绝症,我会感激他一辈子;假如一位老师教给了我人生的真谛,我会永远尊敬他;假如一个人把我从毁灭的边缘救回来,我会永生永世不忘他的恩德,而您就是这样的恩人!”这话代表了亿万法轮功学员的共同心声。

一位大陆学者评价说,当初耶稣受难时,十二门徒中没人敢承认自己是耶稣的弟子,而如今李洪志大师受诬陷,数百万法轮功学员冒死到天安门请愿,呼吁还师父清白,李大师的感召力亘古以来绝无仅有。

据明慧网报导,一位在湖南省基层派出所工作的警察,在执行监控法轮功学员过程中,发现他们普遍非常善良、真诚、谦和忍让、品德高尚,信仰坚定。这种现象促使他开始认真研读法轮大法的著作,历经两年多的时间,他头脑中被中共灌输的无神论观念彻底崩溃。在道理和事实面前,他完全被法轮功所折服,坚信法轮功是更高的科学。2007年,他找到昔时曾被他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敞开心扉要求学习法轮功,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

为庆祝李洪志师父的华诞,并感谢他将法轮大法传给世人,2000年经全球法轮大法学会共同协商,决定将每年的5月13日定为世界法轮大法日,每当5月13日的世界法轮大法日,各地的法轮功学员都会撰文回忆当年他们与李洪志师父相处的幸福时光。从点点滴滴的小故事中,人们也许能对李大师有个初步了解,但要真正理解法轮功、了解李洪志大师,阅读《转法轮》是最好的途径。

————

资料来源:

1.http://www.dajiyuan.com

2.http://mag.epochtimes.com/b5/176/7993.htm

李洪志大师 早年传法故事

3.http://www.epochtimes.com/gb/13/5/13/n3869344.htm李洪志先生21年前开创的神迹延续至今.html?p=

4.http://www.epochtimes.com/gb/6/5/11/n131436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