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志先生–我的一点感想

責任編輯:筱芳

近来媒体报导了关于中国大陆想利用减少五亿美元的贸易顺差作为交换条件,妄图引渡我回国一事的传闻。针对此事,我想来谈一谈。我只是教人向善,同时无条件 的帮助人解除疾病,使人达到更高的思想境界。我不收任何金钱与物质报酬。对社会对人民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普遍使人心向善、道德高尚。不知是不是因此而引渡 我哪?让我回国是想让更多的人得法、修心呢?如那样的话,请国家不必损失五亿美元做交换。我自己回去好了。

不过我听说通常引渡的人都是战争罪犯或人民的公敌。再有就是刑事罪犯。如果这样的话,我不知道我是符合以上的哪一条。

其实,我一再教人做人要以真、善、忍为准则,我自然也要做一个表帅。在我个人与“法轮功”弟子遭到无端的非议与不公正的对待时,都充份的表现出了大善 大忍的胸怀,给政府充份的时间来了解我们,无声的忍受着。但这种容忍绝不是我和“法轮功”的学员惧怕什么。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 为其舍命而不足惜的。不要把我们慈悲的大忍之心当作怕,从而变本加厉的为所欲为。其实他们是觉悟的人,知道了人生真实意义的修炼人。也不要把“法轮功”的 修炼者说成是什么搞迷信。人还不能理解的和科学还认识不到的事太多了。就其宗教而言,不也是对神的信仰而存在着吗?其实真正的宗教和古老的对神的信仰使人 类社会道德维护了几千年,才有今天的人类,其中包括你、我、他。如果不是这样,人类早就开始做恶了,从而引发出的灾难,说不定人的祖先早就灭绝了。也就没 有今天的事了。其实人类的道德是非常重要的,人不重德什么坏事都能干出来的,对于人类是非常危险的。这是我能告诉人的。实际上我无心为社会做什么,根本不 想管常人的什么问题,更不想要谁手中的权力。不是人人都把权力看的那么重。人类不是有句话叫作“人各有志”吗?我只是想让能修炼的人得法,教他们如何真正 的提高心性,也就是道德标准的升华。而且也不会人人都来学“法轮功”的。然而我做的事也是注定与“政”无缘的。但人心的向善,道德提高后的修炼人对任何一 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都是一件好事。怎么能把帮助人民祛病健身、提高人民道德水准的事说成是邪教?所有炼“法轮功”的人都是社会的一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 工作和事业。只是他们每天早上到公园里去炼半小时或一个小时的“法轮功”,然后上班去工作。没有宗教的各种必须遵守的规定,没有庙、教堂,没有宗教仪式。 想学就学,想走就走,没有名册,何“教”之有呢?至于说“邪”,是不是教人向善,不收钱财,为人祛病健身也属于“邪”的范围呢?或者是,不是共产党理论范 畴的就是邪的哪?而且我知道,邪教就是邪教,不是由政府来决定的。难道邪教要是符合了政府中一些人的观念就可以定为正的,而正的不符合自己的观念也可以定 为邪的吗?

其实我非常清楚有的人为何非要反对“法轮功”。就是象媒体报导中说的学“法轮功”的人太多了。一亿多人是不少,难道还怕好人多吗?不是好人越多越好、 坏人越少越好吗?我李洪志无条件的帮修炼的人们提高人的道德,健康人民的身体,使其社会安定,用健康的身体更好的服务于社会,那不是给当权者造福吗?事实 上真正做到了这一点。为何不但不知感谢我,反而要把上亿的人推向政府的对立面,哪一个政府能这样叫人不可理解呢?然而这上亿的人哪个没有家属子女,亲朋好 友,这是一亿人的问题吗?那么反对的可能是更多的人。到底“我热爱的那片国土里的领导者怎么了?”如果用我李洪志的生命能去掉他们心里对这些好人的惧怕, 我马上回去,任其处治,又何必“冒天下之大不韪”、劳民伤财、用政治与金钱换取破坏人权的交易呢?然而美国一向是以尊重人权为表帅的国家,那么美国政府会 出卖人权做此交易吗?而且我是美国的永久居民,是在美国的法律行使范围内的永久居民。

我无意指责哪个人,只是对其做法太无法理解。为什么在能够得民心的好机会时不要,却树立上亿人为对立面?

有消息说有很多人去了中南海,有人因此而感到震怒。其实去的人一点也不多。大家想想有一亿多人学“法轮功”只去了一万多人怎么是多哪?不用去动员,一 亿多人你也想去、我也想去,一会儿那不就一万多人吗?他们没有口号、没有标语、没有不好的行为,更没有反对政府,只是想向政府反映一下情况,有何不可?请 问有这么老实的示威者吗?看到这些就不动心吗?非要找到“法轮功”的一点不是,而不计其余的铲除的做法实在是过时了。“法轮功”没有象有些人所想象的那么 可怕,反而是大好事。对任何社会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相反,失去民心的事才是最可怕的事。说心里话,“法轮功”的学员,他们也是修炼中的人,还有人心存 在,在不公正的对待下,我不知他们还会忍多长时间。这也是我最担心的。转载自法轮大法精进要旨二  http://gb.falundafa.org/chigb/jjyz2_0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