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风冒雪,步入法轮功修炼的有缘人

責任編輯:肖真

2013-6-9-falun_dafa_hao_minghui.org

中国大陆有很多人冲破中共的谎言,纷纷走入法轮功的修炼;即使没有修炼的人,明白法轮功真相,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亦可遇难呈祥,避祸趋福。(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走过的风雨暑寒、历经的暴力危险,人们都不会忘记。迫害伊始,法轮功洪传于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今天,大法福泽五洲四海,走入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广受世界人民的赞叹和敬仰,更获得各种褒奖、支持提案逾三千项;人权恶棍,纷纷被告上法庭。

即使中共谎言连篇,即便浩劫空前,在中国大陆依然有很多人冲破谎言,纷纷走入法轮功的修炼。这其中有因参与监控法轮功学员而开始了解,因了解而走入修炼;有因绝症,在人生弥留之际闻听福音,从而修炼,并喜获新生;有因看到了身边遭遇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坚强、正气,而萦绕人生之主题,明白了法轮功就是宿世的找寻;有获遇神迹般的点化,而一朝赴真程……

下面是这段蒙难岁月,重庆地区有缘者纷纷走入修炼案例的节选。

◇ 看电视毁谤大法 我发愿修炼

中共历来以谎言包装自己,欺骗世人,但朗朗乾坤,昭昭天日,迷雾中自有光明牵引。重庆一个市民因中共媒体造谣而知道法轮功,并从此走入修炼。下面是当事人的自述:

在九九年“七•二零”不久的一个晚上,我打开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放焚烧法轮功的书籍,我看到大法书封面非常漂亮,好象闪着金光一般,顿觉这么好的书被焚烧了,好可惜啊!此时,强烈的一念却从心中升起:我要炼法轮功。

从此,我就开始找炼法轮功的。几经周折,可能是慈悲的李洪志师父看到了我的虔诚,终于安排我在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得法了。

得法后,我知道大法的珍贵,来之不易,我很敬师敬法,学法时必先洗手,盘腿端坐,双手捧书。到二零零七年,我已经将指导修炼的宝书《转法轮》完整的背下来了。

我二姐一身都是病,吃药也不见效,我给她请了一本《转法轮》,她捧着书说:好,我炼法轮功,大姐叫我修她那个净土法门,我才不干呢。你们俩同时修,大姐修净土还是一身病,说话还伤人;你修大法不但一身病好了,脾气也变好了,我就修法轮大法了。

二姐通过学法炼功,一身的病一扫而光。

大女儿看完一遍《转法轮》,长期吃药不见效的妇科病、炎症竟奇迹般的消失了。

◇ 失明的双目重见天

二零零五年二月底的一天,家住重庆铜梁县少云镇的赵凤霞在送儿子读书时,突然头晕目眩,接下来双眼什么都看不见了。母亲很快把她送到了三军医大学重庆大坪医院。

医院里,赵凤霞做了CT、B超,核磁共振、骨髓等检查,经眼科、脑科、内科三方专家会诊,均查不出病因,最后只有进行实验性治疗,但因查不出病因,凤霞父母没有同意试验治疗方案。

十几天过去了,一家人急得团团转。凤霞更是以泪洗面,心情悲伤到了极点:自己这么年轻,眼睛就看不见了,以后该怎么过呢?

正当一筹莫展时,临床病友的姐姐告诉凤霞,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就会好的。原来这位好心的大姐及丈夫、儿子都是北京的高级科研人员,她曾经得了绝症,在床上躺了十几年,每年花了上万元的医疗费,仍然落得枯瘦如柴,头发全部脱落。当时,她觉得生命希望渺茫,只等着进鬼门关了。后来她试着修炼法轮大法,结果竟神奇般康复了,头发也长好了,六十多岁的她看上去富态高贵、容光焕发。

听了阿姨的讲述,凤霞的母亲急忙拿出李洪志师父的《转法轮》读给她听。凤霞的母亲原来也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因中共流氓政府邪恶地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妈妈因怕周围的人不理解,所以一直没有提大法。此时,为了女儿,又有阿姨的鼓励,母亲胆子也大了,信心也足了。

阿姨见此,进一步劝道:“要想好的快,就让凤霞自己看吧。”不料在一旁的护士听到此话,不禁冷笑一声:“人都看不到,还看书?!”

凤霞没有理会护士,忙接过书,急切地看了一看,突然感到了有一束亮光,书中的字竟映入了眼帘,字开始模糊,慢慢的,慢慢的,变得清晰起来。看着,看着,凤霞猛然意识到自己的眼睛好了!

奇迹发生了,让著名的重庆大坪军医院的医学专家们无法理解,他们感到疑惑、震惊……而凤霞带着病愈的喜悦和无名的激动,离开了医院,从此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之路。

◇ 从看管法轮功到成为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三月,重庆一区县洗脑班开班了,某乡有两个女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其中。按照中共的规定,哪个地方的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的,一切费用就由其所在地政府财政负责,并还要安排人每晚值班(与法轮功学员同室睡觉),目的是阻止他们学法炼功。于是,乡政府把女职员進行排班,轮流值班,每隔二、三天就值班一次。就这样,经过了一年多时间。

在此值班期间,一名政府工作人员发现法轮功学员说话和气,爱清洁,讲卫生,把好事、方便让给他人;一年四季不吃一粒药,身体却很健康,精神饱满;对他们的师父和法坚定不移,虽然他们其中有很多在进洗脑班前被劫持于劳教所,吃过很多皮肉之苦,但他们从不言放弃,至死不渝地坚修大法…

就这样时间一长,她慢慢地被深深打动了。法轮功学员确实是一群好人,是从骨子里面体现出来的一种美,更让人羡慕,让人敬佩,甚至让人崇拜!

于是,只要是这名女工作人员值班期间,一有机会,就叫法轮功学员给她背大法经文、背《转法轮》听,听着感觉特别舒服,觉得那些文章写得太美妙了。平时在洗脑班里传的经文、《转法轮》中的内容,每次都会传到这位女工作人员手里,她就用笔抄下来,有空就读、背。就这样,她能背大法经文四十余篇,能背《论语》、《转法轮》前几页内容……慢慢地,她也要想学炼法轮功了。

有一天晚上,她值班对洗脑班的一法轮功学员说:“今晚你教我炼功吧!”等警察二次查房后,约深夜二点钟,法轮功学员教她炼五套功法。

就这样,在洗脑班值班一年多时间里,这名看管法轮功学员的女工作人员喜得大法,成为了一名法轮功学员。而她之前的疾病,也不治而愈。

◇ 满屋金光闪 大法度有缘

“侄女原来练其它功,也有个师父。零五年我到侄女家洪法。侄女的师父给侄女打电话说:你家里来什么人了,满屋闪金光。我告诉侄女俩口子,我修的是法轮大法,修佛、道、神,当然闪金光。

这样侄女和侄女婿俩口子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这是二零零五年,重庆的一位新学员走入法轮功修炼的缘起。

◇ 癌患者寻道 道长指点迷津而修炼法轮功

一位二零零八年九月得法的重庆籍打工青年,在他得法之前,经医院检查诊断为鼻咽癌中晚期,癌细胞已经扩散,整个背部、双臂、双大腿长满了大大小小的肿瘤块,眼睛失明,头发基本落光,嘴鼻歪斜,整个人变了像。此时,他向别人借了点钱,准备出家修行,了却时日不多的残生。

他去了武当山的一个庙里,几天后,才见到一位老和尚,当说明来意之后,老和尚直接了当地告诉他:“我们庙里不能收留你,我们是搞旅游业性质的。你去找某个老道长吧,看他收不收你当徒弟。”说完转身走了。他只得失望的去找那个老道长。

半山腰有一个很小的崖洞,老道长就住在里面。他一步一爬的爬到了小岩洞跟前,道长说:“我不能收留你,也救不了你的命。你这个病在当今只有法轮功师父才能救你的命,你去找法轮功吧!”他当时就说,“我父母亲就是修炼法轮功的。”道长说:“那你赶快回去吧!”道长给了他路费,他立马买票回家。

到家后,由于眼睛不好,父母就给他放师父的讲法录音,他越听越爱听,并开始学炼功。几天后打坐时,眼睛里就象闪电一样,一闪一闪的光亮,渐渐他就能看清周围的人和物了,能自己通读法轮大法经书《转法轮》等大法书了。

两个星期后,他满身的肿瘤块消失了,脚趾甲由白变正常了,黑黑的头发也长出来了。街坊邻居都说:“法轮大法真是好!”

经过三十三天的学法炼功,他整个身体全部恢复了健康。

现今,为了一家人的生活,他带着宝书《转法轮》,又到外地打工去了。

◇ 潼南两农妇学大法 病魔离身

家住重庆市潼南县塘坝镇,一农妇叫谭俊淑,二零零四年春感到腰痛、全身无力、吃不進饭,去县医院检查,原来是肾脏上长了水泡,不能开刀手术,但继续发展会死亡。她哭天无路,家人也伤心发愁。在这为难痛苦时刻,恰逢妹妹回娘家。见此情景,妹妹给她讲了法轮功在祛病健身上的奇特功效和自己修炼大法受益的亲身体会,并帮助引导她读李洪志大师的著作《转法轮》。谭俊淑半信半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读了起来。过了一段时间,病情有了好转,她就下定决心,专心细读宝书。几个月后病症全消失,完全是一个健康的人了。

另一农妇,才二十八岁就已患冠心病多年,四处求医无效。夏天要穿毛衣、戴帽子,身体极度虚弱,丧失劳动能力。二零零四年三月,她有缘得到大法,坚持读书、炼功和看讲法录像。两个月后,她完全康复,脱掉了毛衣,摘掉了帽子;干农活和正常人一样,全家几亩田,连续几天插秧也不觉得累,村里人都说:现在胜过男子汉了!她自己满心喜悦的说:“是法轮功把我从死亡的边缘上救了回来,是李洪志师父恢复了我生命的活力!”

◇ 神告诉她等一个人

一次萍水相逢,一回偶然的驻足,一个人间的传奇,就这样发生在重庆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姐身上。

那天大姐独自一人坐在路边,一位法轮功学员路过,给她讲述法轮功的真相。

大姐说:我在这里等一个人,是神叫我在这里等的。

法轮功学员问她:等谁?

大姐说:不知道,天上一个声音叫我在这里等的,说这个人来了我就有好日子过了。

法轮功学员悟到这是有缘人,给她讲透了真相,并把随身携带的一部李洪志师父写的《转法轮》借给她看。从此,这位大姐走上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之路。

◇ 从炼法轮功的堂姐身上看到大法的超常而走入修炼

九九年底,重庆一法轮功学员把大法的书籍搬到堂妹家,并嘱咐堂妹要收藏好,因为那些书是宇宙真理,是千百年来人们所找寻的佛法。

随后,她因去北京上访且绝不屈服而入狱四年之久。在二零零四年冬季,她出狱归来,丈夫迫于中共迫害的压力与她离了婚。她无房可住,便在堂妹家小住了一些日子。

出狱的她仍然不得安宁,经常被人监视和骚扰。堂妹很惊奇的是在大冷天她穿的衣服竟很单薄,洗的还是冷水澡。而炼法轮功以前,堂姐经常三天病两天痛,就问她:你不怕感冒吗?她笑着说:这几年我都是这样过来的,没得过病。炼法轮功的人身体都很好,你也试试吧。

听了堂姐的话后,堂妹开始沉思这事儿:一个弱女子,失去了家庭,失去了亲人的照顾,失去了自由,还过了被投狱四年的非人生活,仍然坚定不移,仍旧精神抖擞,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在支撑着她?是什么神奇的感召可以让一个柔弱的身躯能够承受整个人世的悲凉?是什么样的信仰可以笑傲乃至粉碎人类既有的残酷?她到底在追索怎样的生命意义?在人类的生存之外还有哪些更深邃的东西?

这样一想,堂妹觉得该好好的重新看看那本书——李洪志师父著作的《转法轮》。在九八年她也曾看过,但那只是随便的翻了翻,并没有认真通篇阅读。

谁知,这次她看过一遍以后,还想再接着看,逐渐的就有了新的认识,觉得自己的思想都轻松了许多,遇到什么烦心的事也不象原来那么悲观了,一下子好象有谁把她原来所有沉重的东西都卸掉了。就这样越看越明朗,原来人生的真谛就在这本书中!

接下来,她找来《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把五套功法学会。不知不觉的几个月过去了,突然有一天发现困扰在她身上的几种病都不翼而飞,真是太令人欣喜了,也感到太神奇了!

经过近一年的修炼,她家庭的某些气氛也起了变化,不再冷脸相向,不再吵吵闹闹;她的牌瘾也不知不觉的消失了。不仅家庭和睦,连天天见着她的人都惊讶的说:“你怎么越变越年轻了呢?!”她骄傲地说:“那是因为我炼了法轮功!”

她终于明白了堂姐为什么遭受了那么大的苦难却更加意气风发,因为今生幸得大法,那是用尽人类的语言、用尽想象都无法表达的荣耀!

◇ 老厨师修炼法轮功的故事

这是重庆一个七十多岁、有三十几年职业厨师者的故事。老厨师有数十年的严重的糖尿病,多年来药不离身。

老厨师姐姐修炼法轮功,她告诉他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可他似信非信的。从二零零四年起,老厨师姐姐让他带她到亲朋好友家里讲真相、劝“三退”(退党、团、队)(因姐姐离开家乡早,许多人都不认识了)。他就带她到家乡一家一家去讲真相,劝“三退”。

二零零七年七月,他带她出去了五天,当时走得急,忘了带药,也就没有吃药。回到家,他急忙到医院去查,检查结果真却出乎预料,他无意中停了五天药,糖尿病的各项指标居然正常了。

于是,老厨师就开始看《转法轮》书。看了两遍,他七百多度的老花眼镜摘下了,以后不戴眼镜也看得见字了。从那时起,他就决定要坚定的学炼法轮功了。

◇ 吸毒者修炼法轮功戒毒的故事

在重庆北碚区,有一个从一九九零年就开始吸毒者,当时他才十九岁,一米七八的个子,吸毒严重时体重只有九十斤。他前后一共吸了十多年,感到生活一片茫然,暗无天日。他不仅要承受身体上的折磨、心理上的煎熬,还要躲避公安的抓捕。

二零零二年,他因吸毒被关在北碚看守所,认识了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一位西南师范大学的讲师,这位讲师经常给他讲大法真相。

二零零二年底,他从看守所回到家中,开始读《转法轮》,修大法的邻居教他炼功。慢慢的,他身体变好了,体重也恢复了。他在这个过程中,多次和毒瘾做斗争。每次犯瘾时他就读《洪吟》等,每次都持续一个多小时和那种毒瘾的思想做斗争。

他说:没学法前,必须要靠药物如曲马多来止痛,靠减少毒品的量来戒,否则,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而读大法书和发正念,使他感觉到有一种说不清的力量,最后彻底戒掉了毒瘾。

因为他的变化,父母也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相继走入了法轮功修炼。

◇ 晚期肺癌者绝境重生

重庆梁平县福禄镇一村民,今年六十六岁,身患严重关节炎,背驼八十度,是一个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残疾农夫。

行走干活都极不便的他,饱受病痛和岁月的磨砺,本就苦不堪言,可夺命无常又降临。

那是二零零九年七月,他一天天越来越难受,不能干活了,也不能进食了,连动也动不了了,上吐下泻,都是脓血。家人吓坏了,送医院急救,经检查,肺穿孔,肺癌晚期,手术切去了三分之二的肺。亲友们守着他,家人急去备了寿衣和棺木。迷糊中的他,想着悲哀的一生终归是要结束的,但还是有许多的不舍。

绝望间,其表兄前来探望,给他讲法轮大法真相,办了“三退”,还给了法轮功真相护身符。他按表兄的叮嘱,一遍又一遍的默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知不觉中,身体舒服了,心明了,眼也亮了,充满开心与喜悦。

随后,他请回了《转法轮》宝书,如饥似渴的诵读,从此走進了大法修炼,身心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几年过去了,现在的他,只是背还有点驼,可一身的病全没了,能下地干活,身子骨比年轻时还硬实呢。为此,他全家人都深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都“三退”了。

◇ 听法四十天 肝癌男子痊愈了

在重庆开县,有一男子曾患过乙肝,后来经过医生医治,有了好转。二零零四年,他旧病复发,全身发黄,经过诊断为肝癌,医院不愿为他治疗。正在该男子走投无路时,其妹夫(法轮功学员)将大法书籍、磁带送来,帮助他学法、炼功、发正念。

仅仅四十多天,一个严重的肝癌患者就起死回生了。其各项指标全部恢复正常。

从此以后,该男子也走上了修炼的道路,他的家人及亲朋好友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和佛恩浩荡。

◇ 肝癌患者喜获新生(1)

胡大伯,家住重庆开县,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日,他身体突然不舒服,解不出尿,胀的特别难受。先后去了两家医院,做了各种检查,花了一千五百多元钱,最后确诊胡大伯身犯矽肺、肺结核、心脏病、脑血栓、二期矽肺病、高血压、动脉血管肿瘤等多种难治之症。检查结果家人并没有告诉胡大伯,但胡大伯明白自己已命在旦夕。

县医院立即联系了重庆西南医院和肿瘤医院,并办好去重庆的转院手续,准备开刀做换动脉血管等手术。但医院要他们先交二十万现金,并说手术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二十。胡大伯的三个儿子准备将几十平米的住房卖掉为父亲治病。胡大伯心想,去重庆开刀,也没有把握,还先交二十万,不知还要交多少。于是他决定不去重庆。

胡大伯的妻子胡大婶修炼法轮大法,她对丈夫说:只有法轮大法才能救你的命。

就这样,胡大伯住了两天院就回家了,回家后他面对李洪志师父法像,诚心合十认错赔罪,将过去对大法和师父一切不敬言行一律作废,恳求师父救度他。同时写了严正声明。

从此胡大伯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修心性,将病抛之脑后。短短一个星期,奇迹出现了,胡大伯再去医院复查,结果所有的病都没有了,身体一切指标正常。全家人惊愕不已。

随后,知道消息的亲戚朋友、街坊同事都纷纷前来探望,都觉得这是件神奇超常的事,他的小儿子还从外地寄一千元钱叫他买修炼用的录音机、影碟机等物品……

◇ 肝癌患者喜获新生(2)

下面是发生在重庆开县的又一个肝癌患者喜获新生的事例:

这个事例的主人公现年四十五岁,家住开县汉丰镇永兴社区。

二零零七年春季,他肝部痛得非常厉害,躺在床上疼痛的翻来滚去,剧痛难忍。五月八日这天,妻子用车把他送到开县人民医院检查,检查报告出来是肝硬化;五月十六日做了手术,手术后一直剧痛;五月二十四日,再次复查,复查结果又发现肺部右边有肿瘤;无奈再次手术。两次手术花去了十多万元人民币。

出院后回家,他每天药未间断,身体却一天比一天差。直到二零一零年二月六日,他再次去医院检查,结果为肝癌。这次治疗,又花去八万多元,但病情不见好转,医生对家属说:带回家去吧!象这种病情不会好转,大概只有三个月左右的生命了,给他安排后事吧!妻子为此整天以泪洗面。

一天,一位法轮功学员到他家看望,问他听说过法轮功吗?有得癌症病人的修炼法轮功出神迹…还告诉他:只要你能诚心学法炼功,修心性做好人,加上五套功法,可能对你的病情会出现奇迹的。

于是他请来了《转法轮》和炼功磁带,带着试试看的心情学法炼功。修炼一段时间,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

一个月后再去医院复查,医生惊愕不已:“你到哪个医院去治疗的?肝上的癌细胞没有了!连右边的肺瘤也不见了!这么短时间什么病都没有了,简直不可思议!太神!太神奇了!”

◇ 铜梁县退休职工走入法轮功修炼的故事

尹志海和周基碧是夫妇,一个是原铜梁县供销社退休职工,一个是铜梁豆芽厂的退休工人。夫妻俩也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期间走入修炼的,而且是坚定的学员。他们是怎样走進大法修炼的呢?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周基碧不小心摔断了脚骨,住進了医院。她的脚上被安上了钢针,吃尽了苦头。数月后,取下钢针出院了,可脚一直又肿又痛,不能穿鞋,走不了路。只好再各处求医,按摩、理疗,仍没见好转。这可把夫妇俩急坏了。

一天她做完按摩回家,路上遇见一位炼法轮功的朋友。朋友见周基碧的模样痛苦不堪,关切的询问她怎么了?于是周基碧便向朋友诉苦。听完她的泣诉,这位朋友告诉她:如果你信任我的话,我可以教你一个简便的办法让你很快恢复健康。看到她那期待的目光,朋友接着说:“相信我们师父,相信法轮大法好,每天诚心诚意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的脚就一定会很快康复。”

周基碧治病心切,听朋友这么一说,便一直在心里虔诚地默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天晚上她睡了个安稳觉。第二天早上她感觉自己的脚有点不一样了,仔细一瞧肿消了,转动一下脚腕能活动,也不痛了,下地走走没感到刺痛,和以前一样轻松。她高兴极了,赶快告诉老伴这个好消息。

夫妻二人觉得这大法太神奇了!

于是他俩开始去找朋友深入地了解法轮功,从此走進了法轮功的修炼。在往后的日子里,夫妻俩不畏强权,向世人讲述着法轮功的真相。

结语

十几年来伴随着骤雨狂涛,红尘摇曳,历经风雨的法轮功走進了越来越多的国土;在中国大陆,没有因中共的迫害而消减人们追寻佛法真理的决心,没有因为谎言而阻住佛法所泽润的这神州土地上在芸芸众生中的弘传传。

最后,借用网上一位名为千瑞的法轮功学员写的诗词,作为本章的结尾:

卜算子•咏梅

傲雪笑凌寒,向往春之主。

不惧中原鬼魅多,一夜披风雨。

争艳好风光,枉费蟾蜍妒。

万里芬芳万里扬,试问天何故?

(文章来源:明慧网)

3 thoughts on “顶风冒雪,步入法轮功修炼的有缘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