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家:共產黨對法輪功的鎮壓失敗(圖)

責任編輯:王一泓

自由之家:共產黨對法輪功的鎮壓失敗(圖)「自由之家」報告封面(網絡截圖)

美國華盛頓DC非政府機構「自由之家」 8月22日發布中文版中國宗教自由報告,名為「中國靈魂爭奪戰」(The Battle for China’s Spirit)。報告指出,共產黨對法輪功的鎮壓失敗。

報告說,面對中共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展現了「堅韌、非暴力和創造性」;儘管共產黨已經對法輪功進行了長達 17 年斬草除根式的鎮壓⋯⋯中國境內的法輪功修煉者很可能高達以千萬人計之多。而且很多人是在鎮壓法輪功開始後才開始修煉。 「這顯示共產黨這部鎮壓機器是失敗的。」

今年2月,「自由之家」曾發布這份報告的英文版。以下內容節選自該報告中文版(個別名詞翻譯略有修改):

中共「嚴酷鎮壓一種受歡迎的氣功」

報告說,「法輪功是一種信仰實踐,主要由五套氣功打坐功法以及傳統教誨組成,尤其強調『真、善、忍』價值。 」

「在 1990 年代初和中期,法輪功、學員以及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得到了相當程度的政府支持以及國家媒體的正面報導。 」

李洪志在1992年向中國大眾傳播法輪功。在接下來的兩年,他在國家氣功協會的組織下,在全國各地講課,並教授法輪功的五套功法。那時期的國家媒體讚揚修煉法輪功的好處,並報導學員獲得 『健康公民獎 』 。」

「李洪志甚至受政府邀請,於1995年在中國駐巴黎大使館講課,此一活動在今天令人難以想像。」

「中國社會各行各業的人,從醫生、農民、工人、士兵、知識分子,到共產黨員,都有人開始修煉法輪功。 儘管法輪功學員也會聚在一起煉功,但許多人把法輪功看作是一種個人修行,強身健體,修身養性,而不是一項集體事業。」

「根據政府來源以及國際媒體報導,到1999年左右,中國大約有至少七千萬法輪功煉功者;法輪功代表則聲稱,法輪功人數那時已達到了一億人。」

「1999年7月,法輪功突然被禁止。比較知名的法輪功信仰者遭到逮捕,任何繼續煉功的人被當作國家敵人而遭到鎮壓。 那時開始出現了法輪功信仰者被綁架、酷刑、甚至殺害的報導。 法輪功的名字、李洪志的名字以及一系列同音字都在中國網路上遭到刪除,國家媒體或者中國外交人員在談到法輪功時都無一例外地使用妖魔化的語言。」

中共為何迫害法輪功

報告說,「總的來說,共產黨對任何把自己的精神信仰置於對黨的效忠之上的群體都持不容忍態度。」

「即使如此,學者、目擊者、和其他瞭解內情的觀察者指出了一系列特有的特點和因素:

受歡迎:

當 1999 年修煉法輪功的人數超過7000萬的時候,它超過了當時共產黨6300萬黨員這個數字,是佛教以外中國第二大信仰群體。

意識形態競爭:

法輪功強調的「真、善、忍」世界觀看來令共產黨不滿,因為其與唯物主義、政治鬥爭、以及民族主義這些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以及共產黨統治合法性的原則相衝突。

『滲透』:

法輪功在維持黨國統治的一些重要國家機器中很受歡迎,如軍隊、國內安全部隊、國家媒體以及黨的紀律檢查委員會。共產黨逐漸開始擔心法輪功煉功者對法輪功信仰原則的忠誠高於對中共領導人的忠誠。

獨立公民社會網路:

共產黨長期以來尋求將獨立公民社會組織和其它形式的草根集體活動為己所用,或者打壓它們。

90年代中期, 共產黨曾經試圖對所有氣功團體實行比較嚴格的控制。1996年,政府主辦的氣功協會(法輪功也隸屬於此)要求在修煉者當中建立黨支部,還尋求從法輪功教學中謀取利潤。 李洪志選擇與氣功協會脫離關係,希望法輪功保持個人煉功的形式,不要形成正式會員制,不要涉及收費。

打壓升級的時期:

從1996年至1999年期間,黨國體制內許多人仍然對法輪功持積極態度,公開證明它的健身效果,乃至對社會穩定的作用。但是幾名最高層領導人開始視法輪功為一個威脅,導致對法輪功開始打壓。1996年,國營出版社停止出版法輪功書籍。法輪功試圖向不同的政府組織登記,但都遭到拒絕。政府報紙開始不時對法輪功進行抹黑。警察開始監控法輪功學員,有時驅散學員集體煉功。

向最高領導層請願:

1999年4月,政府對法輪功的騷擾不斷加劇,天津幾十名學員被毆打和逮捕,那些呼籲釋放他們的人被告知命令來自北京。4月25日,一萬多名法輪功學員安靜地聚集在與中南海接壤的國家信訪局外,請求結束打壓,尊重他們煉功的權利。一些觀察人士認為,這次非常公開的請願活動令中共領導人十分意外,由此引發了對法輪功的鎮壓。

然而, 那次的大規模請願是對中央官員(包括當時擔任政法委書記的羅干)指示下打壓越來越嚴重的一個反應。 也就是說,在這次請願前,黨的機器已經開始對法輪功進行打壓。

江澤民的個人角色:

4月25日的抗議後,當時的總理朱鎔基對法輪功持一種和解的態度。他與學員代表見面,並指示釋放天津被逮捕的法輪功學員。之後,聚集在北京的法輪功抗議者自願解散。但是時任中共總書記和國家主席的江澤民說法輪功對政權權威是一個嚴重挑戰,「是建政50年來沒有先例的」 。

在當年6月7日的一份內部檔案中,江澤民明確發出解體法輪功的指示。這個決定非常突然,而且與國內安全情報部門之前的調查結論「法輪功不構成任何威脅」相背離。

一些專家稱,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所表現出來的熱情感到不安, 而他本人當時在公眾眼裡的聲望正在下降。

中共為何給法輪功貼標籤

「官方媒體和官員對法輪功遭受鎮壓提出了自己的解釋,他們尋求把對法輪功描述為對社會有害的『邪教』。但是這樣的聲稱與中共內部的檔案內容不符合,在法輪功傳播的其它國家,沒有發生任何有害的事情。國際學者反覆得出的結論是,法輪功沒有邪教的特徵。」

「即使在中國,『邪教』這個標籤直到鎮壓發生幾個月後的1999年10月才出現在黨的話語中,而宣傳機器則對中文「邪教」這個詞的英語翻譯進行了操縱。這表明暴力鎮壓在前,邪教標籤在後,中共是在鎮壓法輪功遭到國際社會和中國國內批評後才這樣做的。研究中國宗教的著名學者David Ownby指出:

「給法輪功貼上所謂邪教的標籤從一開始就是為了誤導,中國當局由此很聰明地利用了這個說辭抹去法輪功的吸引力以及這個群體在中國之外的活動效力。」

江澤民按下鎮壓的按鈕

「在中國這樣一個專制政治體系下,一旦江澤民做出取締法輪功這個任意而且很可能違法的決定,並且將自己的意志強加在其他常委頭上,那麼就沒有甚麼制度或法律障礙來阻止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了。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江澤民建立了一個專門的黨內領導小組和一個法外便衣警察隊伍來領導對法輪功的鎮壓,這也就是1999年6月10日建立的610辦公室。」

「1999年7月,對法輪功的鎮壓鋪天蓋地展開,共產黨鎮壓機器壓向法輪功。媒體上充斥連篇累牘對法輪功進行抹黑的節目,成千上萬人被逮捕,數百萬人被迫簽署停止煉功保證書。來自北京的前法輪功良心犯趙明解釋說,『黨的鎮壓機器本來就在那裡,江澤民按下了按鈕。』」

面對迫害 法輪功學員展現出堅韌、非暴力和創造性

「中國境內的法輪功信仰者在應對共產黨迫害的過程中表現出了堅韌、非暴力和創造性。」

在法輪功被禁最初期,許多人到當地政府部門請願。當他們看到低層地方官員毫無反應,就開始給更高層政府寫信,或直接到北京請願。 到了2000年,幾乎每天都有法輪功修煉者在天安門廣場拉橫幅、煉功,但大多數人馬上遭到逮捕。

2001年,當修煉者看到至上而下終止法輪功的鎮壓是不可能的,他們將注意力轉向中國公眾以及地方警察,主動向他們講解法輪功是怎麼回事,敦促他們不要參與迫害。修煉者大量製作和分發傳單與自製影碟,一名學者將這種宣導活動稱為「中國的私密出版物(Samizdat)」。

大批非法輪功修煉者加入了法輪功的行動中

報告還說,「也許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大批非法輪功修煉者加入了法輪功的行動中。儘管中國政府2015年對人權律師發起了大規模打壓,但是很多人權律師繼續代表法輪功當事人。」

「中國境內有成千上萬人聯署要求釋放法輪功修煉者, 不僅限於要求釋放他們被抓的鄰居,而且支持援助(法輪功學員)對江澤民的控告。」

「先前提到的2011年對退黨聲明的研究以及自由之家的訪談記錄都表明,大多數退黨的人並不是法輪功修煉者。與此同時,這些年裡,有些知名的人權民主活動人士也公開發表退黨聲明,包括高智晟、胡佳、魏京生、楊建利。」

法輪功在共產黨的血腥鎮壓下倖存下來這一簡單事實,既令人印象深刻,而且也證明共產黨的鎮壓機器失敗。」

──轉自《大紀元》(記者李辰報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